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露中】

【送给傻吊er的生贺!
比较仓促昨天才开始码的[心虚对手指]
那什么我说这是露中专场你们信么[顶锅盖逃跑]
算是把之前码的一个小短篇拿出来重写了吧……短篇我就放到结尾了
最后呢,还是要祝班鸫生日快乐啦】

我瘫在床上,怀里抱着随手扯来的一个团子,在手机上跟着大洋彼岸的伊丽莎白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她很伤心的找到我,说感觉自己头顶上多了一顶帽子。油绿油绿的,可是她一点都不喜欢。

我一听,哎呦年度大戏啊,基尔伯特也学会给女友戴绿帽了,不得了不得了,小伙子有前途。恰好也无聊,没事可做,便回了句怎么了。

伊丽莎白很伤心的发来了一句:“我怀疑我男友跟我男神勾搭在一起。”

啊,男人拈花惹草什么的正常嘛。

我刚松口气想安慰她,却突然发现不得了。

基尔伯特惹得这棵草很不正常啊。

我想了想,终于记起来曾经伊丽莎白很激动的拉我去看罗德里赫的演出。

“他俩是干的时候正好被你捉奸在床了,还是甜甜蜜蜜的挽着手走在街上被你看见了?”我戳了戳怀里的团子。嗯,很软,正合我意。濠镜不愧是那三个小崽子里头最细心的一个。

“你他娘的能不能说点好的,要是真被你一语成谶老娘第一时间买机票杀到你那儿把你五马分尸。”

嗯,还有心情骂我,看来也不算太糟。

“都是迟早的事嘛,你也学会接受,学会习惯。”我语重心长地劝导,然而小妮子一点也听不进去,咋咋呼呼的,一点就着的感觉:“习惯个屁,你要是知道自己的男朋友上了别的男人的话比我冷静我叫你爸爸。”

我想了想,照伊万那个性子,他上别人???做梦吧。

等等。

重点似乎不在这里。

我冷静地将那条微信又看了一遍,迅速被炸起来:“什么???你是说基尔伯特上了罗德里赫?!!”

“……嗯。”过了好一阵她才闷闷不乐地发来一条消息。
“也就是说你真看到他俩做了???”我激动起来。虽然这么做有点对不起伊丽莎白。

“差一点儿。我进屋的时候看着基尔伯特正好把罗德里赫摁倒在床上。”

啧啧,瞧瞧这隔着屏幕都能溢出来的悲伤。

我顺手从床头柜拿了一包薯片,撕开包装后一边咔嚓咔嚓咬着一边八卦道:“后来呢?”

“还能怎样。你认为我还能干出什么事来。”

我略微沉思了一会儿,按照这位姑奶奶的脾性,应该是举着平底锅到处追基尔伯特了吧。

看热闹不嫌事大,我拍拍手上的薯片渣,回了一条过去:“现在基尔伯特在哪家医院躺着?我看看能不能明天叫着伊万去你那儿旅游顺便探望一下他,反正我俩现在闲着没事干,都在休假期。”

那边却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儿:“……王耀,是不是在你们的眼里我解决事情的方式除了追着基尔伯特暴打一顿就没有别的了?”

不是不是,是我们除了看见你打基尔伯特以外便再没有看到其他的了。

我在心里嘀嘀咕咕着,还没来得及回复,伊丽莎白又发来了一条消息:“我与他分手了。”

我吓得手一抖,手机便“咣当”一声摔在地上。我从床上探出半个身子,将手机捡起来,心疼的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确定没事后,才平复了一下心情,给她回过去:“……分手?”

天呐这太让人吃惊了,伊丽莎白居然与基尔伯特分手了???这比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搞在一起还让人震惊。

我暂且放下手中的薯片:“谁提出来的?你?”

“嗯。”

别看伊丽莎白平常对基尔伯特打打杀杀的,可她对待这份感情很认真,虽然平时又是拧基尔伯特耳朵又是举着平底锅打他,可在基尔伯特喊她“男人婆”时,还是会试图优雅点,即使最后的结果仍然是被基尔伯特气得甩掉高跟鞋追他十八条街。

我想了想,还是退出了聊天页面,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王耀?”

“啊……是我。”电话被接通,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现在怎么样?”

“如果你是想来安慰我的话,那么算了,别浪费这电话费。我现在好得很。”

眼瞅着这位姑奶奶就要挂电话,我吓得赶紧道:“别啊别啊,我还有其他事。”

“你说。”

我道:“是不是这其中有什么误会?你要知道嘛在我这儿呢有这么一句话,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或许事实和你所看到的并不一样呢?”

伊丽莎白的声音很平静:“他们在遇见我之前就已相识。”

“什么???”

“他们从小就是邻居,两家的家长还曾开玩笑说要定个娃娃亲。”

我安静了。

感情这不是男神变小三而是自己才是那个最终的小三???

“比晚上八点钟的肥皂剧还狗血的剧情啊。”我不禁感叹到。

“对,就偏偏发生在我身上。”伊丽莎白没有像平时把我臭骂一顿,声音平静到不像是她:“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挂电话了。”

我看着屏幕亮起,又逐渐暗下去。

伊丽莎白在告诉我她与基尔伯特在一起时的那一天,暖金色的阳光倾洒到她脸上,橄榄绿的眸子弯着,眼眸里像是有揉碎的星光。

我望着暗下去的屏幕发呆。

说实话我不是那种爱矫情的文艺小青年,说不来他们那种酸溜溜却又听着很美好的句子,最难过的时候也不会举杯对着明月吟几句诗,顶多叫几个哥们儿出门随便找个摊子大吃大喝一顿,以酒浇愁。

可有些时候,我不得不承认那些话说得不错。

毕竟不是每个人在难过到极点时仍旧有心情吃烤串喝啤酒,对着黑夜像个疯子一样大声喊叫,要以这种方式来宣泄心情。

有时候安静或许才是最合适的。

在别人不知道的地点,看不到的时间,安安静静待着。

我突然没了兴趣,将手机随手扔到一旁,起身下地,倒了一杯热水。

桌子上的照片依旧摆着,里面的人笑着望着我,即使是黑白照片,紫色的眸子也熠熠生辉。

我点了一根烟。

他也抽烟。

而且一抽就是好几根。

是不是要我在别人不知道的地点看不到的时间里呆一辈子,我才能弥补一切的错。

如果能重新选择一切,那我说什么都不要去俄罗斯,就在中国老老实实呆着,和每个普通人一样,上初中,高中,大学,然后工作,等着娶个好姑娘生个孩子一家三口和和睦睦的过着平凡的生活。

不再遇见他。

不必亏欠他。





【前文链接:
“呀,你说伊万和王耀那对儿?感情好着呢!小两口天天手拉手去各个地方逛,连下楼散个步都黏在一起,当时可把我们这些单身的翻来覆去的虐。听说啊,伊万追王耀也不容易。王耀个小伙子性取向可是正常的,只想着等着娶个好姑娘生个孩子一家三口和和睦睦的过着,最后还是禁不住伊万的死缠烂打同意跟他在一起了。伊万好不容易追到王耀,对他自然是好到不得了,只会做俄罗斯红汤的小毛子为了哄王耀开心特意去学做饭,之后天天换着花样给王耀做吃的。王耀上晚自习的时候,早早就在门外等着,到了下晚自习时,便将装在便当里的饭递上去,生怕他饿着。王耀也得意的不得了,拿着便当在我们面前晃着显摆,然后和伊万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边吃边聊,我下了课正好路过他们,就看见伊万单手托着下巴,笑着听王耀絮絮叨叨讲着今天发生的一些事儿,那双眸子在看向王耀的时候,满满的宠溺积在眼底,浓郁的,化不开。

那时候我就知道,王耀找对人了。

伊万有份工作,干得不错,但是也挺忙的,可他仍旧挤出时间来陪王耀,给他做饭,牵着他的手到处遛达。

只可惜……”

说到这里,老人叹口气停下了叙述,脸颊悄悄滑过一抹泪。

“只可惜,上天是嫉妒着他们的。




一场车祸,两个人,阴阳两隔。”】

评论(1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