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露中】

是答应傻吊er @斑鸫鸫鸫鸫鸫锵  的小甜饼……!
本来打算只写到伊万答应王耀给他写论文那里就停笔,想想良心还是过不去又硬生生加了一些……
许久没写甜饼还傻不拉叽找人去要梗,最后还是今天早上吃曲奇时突然灵感一闪【所以快夸我!】
身为王耀的女人我却没学会打牌
我的错



王耀抱了个平板电脑窝在沙发里,右手在键盘上打得飞快,左手顺便去够摆在桌子上装着曲奇的盒子,眼睛依旧是没离开电脑。

够了半天终于是够到了,他一把捞过那个小盒子重新窝回沙发,打开了盒盖。

黄油的香气在瞬间铺天盖地传来,浓郁而又厚重。

王耀捻起一块扔进嘴里,酥脆可口,他也没忘记给一旁玩手机的某人投喂了一块:“给我倒杯水去。”

伊万嚼着嘴里的曲奇放下手机,在餐桌前给他倒了一杯水后拿过去:“还在写论文?不是已经交上去了么?”

“鬼知道教授的电脑为什么会在那时突然坏了,里面的论文全没了。”王耀郁闷的喝了一口水,接着啃曲奇。

“你没有存在U盘里吗?”

“我是写完以后直接发过去的。”

伊万失笑,俯下身来亲亲他家小男人的额头:“好了,先去阳台上休息一会儿,别老盯着电脑屏幕,论文我帮你写。”

王耀也没去阳台上,就是倚在伊万身边将头靠在他肩上,看着他打字。

他盯着伊万飞速移动的手,愣愣地想着些什么,突然开口:“快过年了啊。”

可不是。商家的门牌都被红色所代替,超市里涌入愈来愈多的人开始筹备年货。

伊万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若有所思开口道:“上次过年去你家,我输的可是够惨的。”

这次轮到王耀失笑:“跟濠镜打牌,他能给你留着衣服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你也不帮帮我。”伊万点了点他的鼻尖。

王耀不适的晃了晃脑袋:“反正谁赢谁输钱最终都会落到我口袋里,所以我帮谁也没用。”

“那你教教我?也免得到时候一堆人私下里说王耀他老公居然不会打麻将,传出去倒是给你丢人了。”

王耀懒洋洋拽了个抱枕搂在怀里。外面的阳光正好,不刺眼,让他有些昏昏欲睡:“你还不如找濠镜,他比我更厉害。”

“我见着他就有些莫名其妙的心虚。”伊万想起去年过节时濠镜在麻将桌上大杀四方却依旧笑如春风的样子就有些说不上来的害怕。

“哟,您老居然也会害怕啊。”王耀眯着眼睛,嘴角扯起一抹笑来:“行,我先眯一会儿,等你写完论文以后叫我一声,我教你。身为我的男人,你也应该学会打牌,不然说出去真要让人笑死。”



评论(1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