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是瞎摸鱼(……)
题目也是瞎起的(……)
但是感觉这个挺喜欢的,总想往下再写点什么写不出来了,只能放上这么点
对于江舟同志吐槽我的排版,这次认真弄了弄,不知道怎么样hhh





娇俏可人的东方姑娘,往椅子上这么一坐,右腿很自然的搭在左腿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从桌子上随手拿了包烟,抽出来一根叼在嘴里,打上火。

涂抹着艳红的唇中,白雾袅袅娜娜升起,将她的脸庞挡住。

鸦青的睫羽半垂,微微颤着,末端卷起。




“又抽烟。”

王耀刚从外面回来,闻着味微微皱了眉,还未脱下外套便去开了窗。

空气涌进来,冲淡了原先的薄荷味。



王春燕往后一倚,伸了手将烟自口中取出,纤细玉白的手指夹着,指甲上涂了豆蔻色的指甲油,在阳光下亮丽却又诡秘得很。

她弯了唇角,眉眼在烟雾后舒展开来,眼角处有几道细细碎碎的褶子:“CAPRI,你送我的那包,我都舍不得抽呢。”

面上是个正值二八年华的姑娘,可声音却是带着那种慵懒的调,像只猫儿一样,用并不锋利的爪子,轻轻挠着人的心。




“喜欢我就再给你买是了,何必舍不得。”王耀将窗子推开以后又返回将外套挂了起来,“还有,今天你又抽了不少烟吧?”

王春燕撇撇嘴:“最后几根万宝路,加上刚刚那一根。”

王耀叹口气:“说了多少遍,这烟还是伤身的,明儿我走的时候把那些烟都给你藏起来,看你抽什么。”

“我还私藏了几包呢,你肯定搜不到。”王春燕笑嘻嘻地冲他吐了吐舌,“我又不常抽,放心吧。”

“不常抽?小姑娘家家的本来就不该抽烟,年纪轻轻净不学好。”王耀歪了歪脑袋,眉头一挑。




“是小姑娘,年纪轻轻风华正茂。”王春燕扭头看向一旁的落地窗外,现在华灯初上,年轻姑娘们在纸醉金迷里肆意笑着,挥霍着青春与容貌:“可这心呀,却老了。耄耋之年的心,配了一副年轻水灵的皮囊。”



一声叹息从她唇中逸出,细细碎碎的,微不可闻,很快便消散在空气中,王耀再无法捕捉到。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