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米耀】你的瞳孔颜色

我我我是想认真码一篇米耀的长文的!!!但是实在写不下去了QAQ
写着写着就感觉自己写得好差QAQ





“啊……真是糟糕透顶……”王耀嘴里不满嘟囔着,抬起一只手臂在雨中快速跑着。


素净的板鞋鞋面因为飞溅起来的水花而落上了不少污点,大概又要重新刷了吧。王耀暗自在心里叹着气,拐了个弯以后进到了楼道里。

他抬起手将被雨打湿的头发拧了拧,随后摸了一把脸,将脸上的还在滴落的水珠抹去。


衣服全都湿透了,为了这次面试,他可是穿上了他最好的衣服。然而结果总是出人意料的,面试没成功,本来是晴天的伦敦也下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将王耀本来就没有多少的自信心也给彻底浇灭。



他总是在见到面试官时会紧张,不管之前给自己做了多少心里建设,只要一见到面试官——刻薄严厉的女性,古板不通人情的男性,或是其他,就有一种没由来的紧张与不安。

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了他无论去了多少家公司,总是被人客气的拒绝。没有一家公司会想要一个在面试时看起来像是有口吃的年轻人。



王耀懊丧的跺了跺脚,将鞋面上的水珠抖落,转过身准备上楼。

当他站在自己家门前,摸出钥匙开门时,对面的门“吱呀——”一声被人轻轻推开。

“伦敦的天气总是这样,时晴时阴,连天气预报也播不准,不是么?”年轻而富有活力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王耀微微有些惊诧的转过身,一个小伙子从那扇门后面探出一个脑袋,低垂着,将手中的伞放在门边。

“嗯……是的。”他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对面那个顶着一头金灿灿的头发的小伙子,嘴中下意识地回答道。


年轻的小伙子抬起脑袋冲他一笑:“在刚来伦敦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经常被淋一身雨,后来就慢慢适应了这里的天气。嗯——虽然说还是有一点点不太习惯出门的时候一定要拿上一把伞,毕竟这里可不比纽约的晴天。在纽约生活了那么长时间,刚来到伦敦的时候经常会感冒,所以也要备好感冒药,以防万一。”

他的眼睛很好看,像是年幼时在父亲的书房中看到的一块蓝宝石,也像是纽约的蓝天。王耀在心里感叹着造物主的神奇:“这些我明白了……嗯……我是说,谢谢你。”


小伙子对他展颜一笑:“你长得应该很好看吧……?从你的脚步声我判断出了你的身高,大概一米七左右?”

“诶?”王耀微微有些诧异。他又瞪大了眼,仔仔细细打量了面前的这个小伙子,才发现那双蓝色眸子的深处是黯然无神的。

“很惊讶吧?”小伙子像是没事人一样对他耸耸肩,“我大概是在一岁的时候因为高烧而失去了视力,关于这个世界的印象只隐隐约约有那么一丁点儿,但是很可惜,它已经模糊在我的脑海中,影影绰绰的看不太真切了。”

“……抱歉。”王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没关系啊,反正我早已习以为常了。听别人说我对面搬来了一个新邻居,是中国人。父亲有给我讲过这方面的一些事情,他说中国人很好看,举手投足之间都弥漫着一种墨香韵味,说话的时候也有一种儒雅的感觉,于是我便在心底描摹了你的模样好久。对了,他还说中国人的头发和瞳孔颜色与我们不同,大多数是黑色的,这是真的么?”

小伙子很善谈,说话语速也比较快,一时间王耀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的,我们的发色的确是黑色的。至于瞳孔的颜色,有些人应该是那种浅一点的吧。”

“那你的呢?”小伙子期待的望向他这边,令王耀感觉像是有一只大金毛在晃着尾巴看着自己。

“我没有仔细观察过……嗯……应该是琥珀色?我记得别人以前这么说过我的瞳孔颜色。”王耀努力在脑海中搜寻着别人之前对他瞳孔颜色的评论。

“……琥珀色?”这显然触及到了小伙子的知识盲区,他疑惑的挑高自己的眉毛。

王耀思考着如何形容:“大概……就是那种很浅很浅的棕色。”



“哇哦。”他孩子气的扁了扁嘴,随后对王耀说:“那——我的瞳孔,是什么颜色的?”

王耀并没有着急回答,他略微沉思了一会儿:“在你还没有失去光明之前,对于天空,有什么印象么?”

“纽约的天空啊……”小伙子歪了歪脑袋,显然是陷入回忆里了:“我所记着的,是很纯净的蓝色,那是我在画画用的颜料里找不到的蓝。”

王耀笑了:“你的瞳孔颜色就和纽约的天空一样。”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