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黯葵】

【是给阿玖 @夙卿玖 的生贺!很抱歉这么晚才发!绊绊磕磕到现在才赶出来所以会很粗糙,希望阿玖喜欢!
最后,祝阿玖生日快乐哇!!!!】




我生前是谁?我为何会在这儿?我为何物?

我整日在此处的荒山野岭间飘荡,极少有活人来这儿,鬼魂却也是少见。

我似乎对自己生前的事一无所知,只模模糊糊从自己身上发现了一些踪迹。

我生前大概是只九尾狐吧,不过现在只留下了九个光秃秃的尾巴根,脑袋顶上的两只耳朵也是有些残缺不全。但奇怪的是身上的衣物却是整洁得很,俨然一套贵族公子哥的装扮。

此处虽是深山老林,却连动物也没几个。前些日子运气好,我从树底下逮了只打算找食物的野兔。正打算问些什么,它却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然后两腿一蹬,晕了过去。

好吧,这大概因为我是只狐狸的缘故吧。我尴尬的摸了摸下巴,将野兔在地上放好,离开了那里。

后来也找到了几只鸟,皆与那野兔是同样的情况。

这倒是奇了怪了,我生前是有多恐怖,才导致死后它们见着我都吓得晕过去?

自那之后,我再没从森林里见到任何一种动物。于是,我又开始孤零零地在这荒山野岭间晃来晃去。

投胎的问题,我不是没想过,只是我连这地方都出不去,何谈去投胎?黑无常白无常也从未找上门来。

或许是时期还未到吧。我便这么在心里宽慰着自己。

今日依旧没有什么动物出现。我百无聊赖地坐在森林中央那棵古树的树枝上晃着腿,絮絮叨叨跟它讲着话,也不管它能不能听得见,能不能听得懂:“……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但是身后那九个光秃秃的尾巴根与耳朵就明明白白告诉我我是只狐妖,那么在我生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导致我死后只有衣服是极好的上品,连我的九根尾巴都没有了……”

突然我听见了一声叹息,很低的声音,却并未消散于空中:“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惊异地偏了头看向古树,它依旧在风中微微颤动着树枝,上面的叶子发出了“哗啦哗啦”地声音,和往常一样。

刚刚那个声音又再度传来:“我在你身后。”

于是我便回了头去,一个身影立在我身后的一棵树上,静静地望着我,深蓝色的道袍在风中飒飒飞扬。

我那部分还残留着的一点点记忆突然躁动不安起来,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喧嚣着,许多年未感受到的痛感再次传来,一波一波地涌了上来。可,可我……

可我,不是已经死了么?为何还能感到疼?

我痛苦的将自己蜷缩了起来,身子剧烈的颤抖着。

模模糊糊中,有一双手抚上了我的脑袋,那也是许久不曾感受到的温暖:“好好睡一觉吧。”

在视线模糊的最后一刻,我努力睁大了眼睛,与一双红色眼眸对上了视线。似曾相识的眼眸里面有我看不透的许多东西,复杂、痛苦、陌生、爱恋……最终都平静了。

随后,我便昏了过去,外界所有的一切都被隔绝了。

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却莫名认为,终于结束了。

一切都安静了。

*

“清山第五十六代弟子王黯,因与九尾狐妖勾搭,残害同门,杀害师祖,犯下滔天罪行。遂决定,王黯废去修为,逐出师门,永世不得再进清山。”

*

当王黯的视线也模糊了的时候,当他的记忆也开始有残缺的时候,他所能清晰记住的,只有那么几样东西,而且全都是与那只九尾狐妖有关。

初遇时那只狐狸还未化形成功,小小的一团缩在他手上,碰到一下那团白绒绒的毛便要炸开来。

师兄要废了他修为的时候,也是那只狐妖挡在他身前,长这么大明明什么恶也没犯下,却为他担下了所有罪行,并第一次出手杀人。

那只狐狸倒在了被夕阳染红了的半边天中,内丹被剖去,好不容易修炼出的九根尾巴也尽数被截去,却依旧在倒下前努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摇摇晃晃对他露出了一个笑。

还有……还有……

王黯眯了眸子,想起了那天。

它晃着双腿坐在树枝上,絮絮叨叨对着古树说这些什么。听到他的声音以后,转过头那一霎那,王黯有些恍惚了。它的脸上露出了第一次见面时的神情,警惕、惊疑,但王黯却有些想哭。

然后,一切便都结束了。

它下辈子会投个好人家,不再当一只狐狸,整天要小心翼翼避着那些道士。

它会像每一个普通的少年一样,笑着在阳光下挥洒着青春,而不必为了许多小事情担惊受怕。

它会忘记上辈子的一切。

它会活得很好。

王黯笑了,渐渐闭上了眸子。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