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露中】

【是送给心室er的生贺!虽然还是晚了一天……哭唧唧
主要是写了一点不知道怎么写了……码字的时候头很痛所以语句不顺逻辑不通什么的很正常……有点烂尾哈(心虚)
打算在这里也放一些但是不清楚心室er的lof号那就等她回复我了再在下面艾特吧
然后祝心室er生日快乐!!!!虽然晚了一天但还是不要脸的求表扬(不你这人】


 

当伊万第一天上班,就注意到了王耀。

他坐在班级后方的一处角落里,靠着窗。身材娇小的东方人与这里格格不入,一头黑发也在一群金发银发中格外醒目,像是一盒黑墨水被打翻在了画面上的暖色调中,刺眼得很。

伦敦的三月份说不上寒冷,但也绝对谈不上温暖。

东方人将自己裹在厚厚的外套中,瘦削的下巴埋在了毛茸茸的围巾里。他的身体微微向着窗那边倾斜,倚靠在上面,眼睛却不离桌面上摆放着的书本,一旁摊开的笔记本上记录的满满当当,漂亮的黑色花体字密密麻麻排列在上面。

在国际班中,基本上都是两人两人的坐在一起,但王耀的旁边没有任何一个人。

伊万走上讲台,将怀中课本放在了桌面上。按照这所学校的习惯,第一节课的时光,总是要交给新来的老师与同学们之间做介绍。

他注意到了,王耀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改变。

下了课以后,伊万特地去问了班主任亚瑟。

绿眸子的英国人在提起“王耀”这个名字时,只有满满的心疼:“他在很小的时候便被父母送来这里独自留学,在人生地不熟的外国经常被人欺负,小小年纪什么依靠的人也没用,被迫着自己强大起来,学会了保护自己。”

伊万说不出来什么滋味,他道了谢,正准备走的时候,听见亚瑟又开口了:“对了……他的性情可能有些古怪,不太喜欢和别人交流。”

他刚放到门把上的手猛地停在了那里,不可置信的回过头,瞪大了眼睛望着亚瑟。

亚瑟叹口气:“太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了,只知道他是在一场车祸中留下的后遗症。但为什么车祸留给他的后遗症会是这个,医生也解释不出来。他这个算是医学史上的首例。”

伊万只感觉脑袋有些胀胀的疼,他再次道了谢,推门走出去。

迎面而来的冷空气对他的头疼缓解了不少,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大步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伊万是一个文学艺术鉴赏老师,课程不算多,每周只需介绍中外名著或者推荐一个名家。

“我想对于诗集很有兴趣的同学应该会知道他是谁。”伊万在投影仪上放了一张幻灯片,上面男人的侧脸直视着前方。

“普希金!”下面早已有人惊呼出来。

伊万笑了笑:“看来知道他的人不少。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讲一下这位诗人的生平于他的著作。”他按了一下鼠标,换成了另外一张幻灯片。

“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俄语:Александр Сергеевич Пушкин,1799年6月6日-1837年2月10日)是俄罗斯著名的文学家,被许多人认为是俄国最伟大的诗人。他是19世纪俄国浪漫主义文学的主要代表人物,也是现代俄国文学的奠基人……啊这些看看就行。”他粗略的扫了一眼,稍微读了几行。

“下面是一首我个人比较喜欢的诗。”伊万闭了闭眼,那首诗的每个字都深深刻在他的脑海中,清晰的一如刚看见的时候: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地爱你。”①

他突然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抬起头,黑发的少年依旧低着头,似乎在专注的研究自己眼前的那本书,但是他的双肩在轻轻颤抖着。


伊万忽的就想起了什么,但是那些东西却零零碎碎的,在他的脑海中拼凑不起来了。

他模模糊糊的记得那天似乎起了一场大火,将所有的往事都燃烧在空中。

然后他便不记得了,在昏迷之前隐隐约约听到车子爆炸的声音,路旁行人惊慌失措的呼救声,警笛响起来的声音,还有一个声音,带着哭腔在他耳边说话。
但是说了什么,他已经记不清楚了。




伊万站在藤架下,夏日午后毒辣的阳光被葡萄叶片统统挡住,只在缝隙中透进来了一些,光和影重重叠叠交错在一起,而后随着微风的拂过也跟着晃动起来。
面前站着的东方人身材娇小,乌墨的长发用皮筋松松绑在脑后,发丝也跟着风的吹过在空中上上下下飘动起来。

伊万很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声音传来:“Who are you , tell me how to love, and who am I tell you how to live.”②

然后他看到面前的人逐渐弯了眸子,琥珀色在他的眼瞳中闪烁着,笑意在他的嘴角处愈发加深。

—end—

①:出自俄罗斯文学家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的诗集《我曾经爱过你》
②:出自法国作家亚历山大·小仲马的作品《茶花女》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