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露中】他和他

伊万回过头。

他看见王耀对他微微笑着,在深秋瑟瑟发响的树叶下,他的笑容依旧明媚,却有着点寂寥落寞:“我没事。”

于是他便扭回头去,大步往前走去。






         
王耀坐在桌前,盯着满桌凌乱的稿纸,烦躁地将面前才写了几个字的纸张揉成团,扔到一旁的垃圾桶中。那里面已经有了不少纸团了,皱皱巴巴窝在一起,因为揉的动作而使原本洁净平整的稿纸上面出现了一道道丑陋的折叠痕迹,像是疤痕一样,横穿过整张纸。又是一个纸团扔进去了,它在原来那些纸团的表面微微晃动着,没一会儿便停下了,上面用黑色墨水写下的潦草的字迹很明显的反映出了主人此时此刻的心情。

截稿日期在一天天向他逼近——而他现在的脑袋里面却空空如也,一点想法与灵感也没有。王耀看着空荡荡的稿纸叹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他没有穿拖鞋,光着脚踩在了铺着毛绒地毯的地板上,踢开了上面杂乱堆放着的稿纸,在白色的纸张飞舞起来的时候走到了门外,关上门,将满脑子纠结缠绕在一起的思绪与烦躁不安的心情一齐关在里面。
 
 
门外一个金发绿眸的女子穿着齐臀的红色短裙,衣衫不整,从被微微扯开的衣领里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的各种暧昧的痕迹。女子毫不在意,撩了撩垂至腰际的长发,冲刚走出来的王耀抛了个飞吻以后拎着沙发上的包便走了。

浓郁的香水味残留在空气中,冲着他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鼻腔中充斥着呛人的味道。王耀微微皱起眉头,走到窗边将窗户打开。冷空气在窗户打开的那一瞬间骤然闯进来,很快便将那股刺鼻的味道冲淡。

卧室门被打开,弗朗西斯随意撩动着垂在耳边的金发,笑眯眯望着站在窗边的王耀:“夜安啊,怎么今天有心情从你的书房里出来了?”

王耀粗略扫了一眼他同样凌乱不整的衣衫:“弗朗,以后要是带着女人的话,还是在外面过夜吧。”
弗朗西斯毫不在意地笑笑:“怎么?打扰我们大作家创作了?”

“可不是么。”王耀侧身从他身边擦身而过,走去厨房泡了一杯果茶端着走回来,他倚在窗前握紧杯柄,摩擦着杯沿,看着白蒙蒙的热气缓缓上升,又被从窗口吹进来的冷风吹散,“到时候编辑找我问罪,我就说是你的错。”

“哎呀,那哥哥可真是成为千古罪人了。”弗朗西斯抱着双臂靠在卧室的门框上,浴袍松松垮垮披在他的身上,淡白色的月光从卧室里的窗户打进来,尽数投在了弗朗西斯露出的一大片肌肤上,散发着幽幽的光泽。他微微偏头盯着王耀,一缕金发便从耳旁滑落下来,紫眸中闪烁着戏谑的光芒:“那么,我该怎么赔罪,大作家才会原谅我呢?”

王耀往窗外看去,晚上的巴黎依旧的车水马龙,道路上的嘈杂声音令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家乡。于是他抽了抽鼻子,糯糯开口道:“我想要吃麻辣烫。”

法国人刚刚还优雅得体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

王耀抿了一口果茶想了想,又补充道:“你付钱。”
  
  
  
  
不大的店铺因为老板的心灵手巧而显得干净整洁了不少,方桌的一角处,玻璃花瓶中的玫瑰花瓣上面还有着几滴水滴,在边缘地带摇摇欲坠,似落,却又迟迟不落。

老板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他笑容可掬地招呼王耀和弗朗西斯坐下,又用中文跟王耀稍微聊了几句,便去后厨忙活了。

墙壁被刷上了薄荷绿的壁纸,清新的颜色令王耀的思乡情绪缓解了不少。他挑选了一个靠近窗户的位置,懒洋洋趴在桌上,扭头看着窗外的夜空。

巴黎的夜空比起北京来说,的确是美极了。

没有了雾霾的遮挡,耀眼的星群便全都毫不保留的将所有的美与壮阔展现在了王耀的眼前。

灿若繁星。王耀忽地想起了这个词语。


麻辣烫不久便做好了,老板端着托盘将碗与盘子放在了两人的面前。

深棕色的汤上面漂浮着油星,辣椒碎与青菜在汤里上上下下的飘浮翻滚着。王耀挑起一筷子粉条,红彤彤的颜色煞是惹眼。

刚做出来自然是很烫的,王耀小口小口吸溜着粉条,看着弗朗西斯熟练的使用着筷子,虽然动作中仍就能看出一点笨拙来。

他悄悄笑了笑,拿起一旁的麻辣串吃起来。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盈满了整个口腔。

那是一种令他安心的味道。
 
 
 
 
“满意了?”弗朗西斯拿纸巾擦拭了一下嘴角,看着对面吃饱餍足正趴在桌上的王耀不由得哑然失笑。

“嗯。”王耀懒洋洋点点头,忽地想起什么来:“对了,等会儿和我去一下商店,家里快没吃的了。”

弗朗西斯看了一下手上的腕表:“现在时间不早了,要买的话还是明天买吧,晚上在外面不安全。”

“也行。”王耀没什么意见,干脆利索同意了。“今晚没姑娘来找你吧?”

“现在哪敢呢?”弗朗西斯笑了笑,起身将外套披在肩上,“走吧,回家。”

两人与老板到了别,踩着满地的月光并肩走回了家。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