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24小时前,我死了。

我的灵魂漂浮在马路上空,呆呆的往下望着。

我的尸体已经被人抬走了,但血迹还是留了下来,一大片的盛开在了上面。

擦不去了。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路上零零散散的没几个人。他们避开了那片沾染了血的地方,紧皱着眉头,嘴里嘟囔着:“晦气。”然后从我的身体里穿过去。

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我一个事实:

我终于死了。
  
   
昨晚,和现在同一个时间,我来到了楼顶,然后跳了下去。

在跳下楼的这段过程中,我的脑海里像是过电影一样,闪现出了许多画面。

小时候我拿着风车在家里跑来跑去,风车呼啦啦地转;父母每天晚上的争吵;上面印着很刺眼的“离婚证”的两个小本子;学校里同学的排挤与孤立;胳膊上一道又一道的划痕;医院里做不完的治疗……

下坠的速度太快了,我的耳边全是风吹的声音。我努力睁大眼睛,看到的最后一幕景象是我住的那幢公寓,漆黑一片,没有任何的光亮。
   
    
当有人发现我的尸体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扫地的清洁员准时来到,然后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划破云霄。

那时我的身体已经凉透了。
  
  
我漂浮在空中,看着地下的人越聚越多。警察赶来,围了一圈警戒线,往外赶着别人。

太混乱了。
  
  
我就一直呆在这儿,看着邻居幸灾乐祸的表情,闲言碎语不断飘进我耳朵里:“……终于死了……整个人……阴阴沉沉的……抑郁症……自残……不合群……不讨喜……”

一直到下午,那些看热闹的人们才渐渐离开,该回家的回家,该干嘛的干嘛。

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应该就会忘记我了吧。
  
  
于是我便想着,其实我死了,也算是一件好事。

他们不用再忍受我的古怪性格,我也不用再忍受着抑郁症带给我的一切。

我不再有痛苦了。
   
   
但我还是好难过。

我看不到来年的花开了,那一定会很美吧。我再也听不到手机上存的那些音乐了,它们曾经在无数次的深夜里陪伴着我。Lucky是我养的一条金毛,它才两岁大,不知道母亲会不会为它寻一处好人家,然后也逐渐把我淡忘。

我想起来在书柜的第二层,我放了一个盒子,里面装了好多糖果,我也永远吃不了了。

真的很奇怪啊,我因为做电击疗程连同位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但如今这些细细碎碎的小事情,却依旧清晰。
   
  
我很想哭,可我流不出眼泪。
   
  
行吧,那便这样吧。

于是我看着自己的身体逐渐透明,然后消散在了黑夜之中,再也寻不到一点痕迹。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