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all耀】游戏人间(2)

明天就要期中考了
临死前的最后一更
等着我周五的凯旋而归吧
以及这章阿米小甜心终于出现了  激动搓手
悄悄说一句想看前文搜索tag就好
  
   
  
  
   
    
    
    

“阿耀!”

王耀从伊万的怀里跳下来,张开手迎住了扑进他怀里的春燕。

王春燕满意的将脑袋抵在王耀的肩窝处,舒舒服服眯起了眼,像只猫儿在午后晒太阳一样慵懒:“这次阿耀有心意的人选了?”

“喏。”王耀抬抬下巴,示意她看过去。

王春燕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微微挑眉:“啊,眼光还不错,罗莎的哥哥喔。”

“行啊,那我便拭目以待。”王耀向上扬了扬唇角,“你呢?”

“还没有喔,这次的新货看起来比上次好不到哪里去。”王春燕甚是不满的撇撇嘴,“我让罗莎帮我看着了。”

“上次的也没有多好啊。”王耀将春燕放下来,揉揉她的脑袋:“行了,快回去找罗莎吧,估摸着不一会儿阿尔弗雷德就好叫我们回去了。”

王春燕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笑着冲他俩挥手告别后便又向着罗莎去了。
  
   
“嘿。”王耀将手伸向了伊万,下巴微微抬起。

伊万了然,从口袋中拿出了一盒烟递过去。

王耀接过来,从中抽出了一根叼在嘴里,打上了火。不一会儿他便低下头将手中的那个小盒子翻来覆去看了一遍,随后微有诧异抬起脑袋看向伊万:“CAPRI?你居然让我抽女士香烟?”他皱皱鼻子,对此颇有不满:“你知道我喜欢万宝路的。”

伊万耸肩:“最近上面那些家伙查的严,阿尔弗雷德也是冒着风险才运进来这批货的,先将就将就吧。”

“嗳,还是被束缚住了手脚。”王耀低声抱怨着,举着烟从嘴边拿开,缓缓吐出一口白雾,薄荷味的清香幽幽在空气中四散开来。

伊万笑着安慰着他,俯下身来揽住东方小情人纤细的腰肢,迷人的俄式口音在最后一秒溜进了王耀的口中,西伯利亚寒冷的雪沾染上了薄荷的清香。
   
  
王春燕倚在罗莎身上,抱着双臂看着那边正在拥吻的人,口中叼着一支和王耀同款的CAPRI。

“还好我回来得早,”她不满皱起了眉,“不然又要被那头北极熊的眼神杀死了。说真的,我哥怎么会看上他呢?”

王春燕此时完全没有刚刚在王耀面前娇俏可人的样子,脸上尽是不耐烦的神情:“还有啊,我最喜欢的裙子被上次的那个小鬼弄脏了。你能想象吗,罗莎,他那双手上沾满了灰尘与泥土,就那样紧紧攥住了我裙角。上帝,那可是白色的裙子啊!丑陋的痕迹就那样占据了我裙子的一大半地方,完全看不下去了。你猜后来怎么样了?”她弯着脑袋,长长的羽睫快速眨动着,眼眸中忽地又充满了笑意。

罗莎摇摇头,示意她接着往下说。

于是王春燕清了清嗓子,看着烟头上忽明忽灭的光亮:“我按着他的脑袋,将他拖去了卫生间,命令他帮我把裙子洗干净。他的确是洗了——不过一点也没有洗干净。于是,我把那个小鬼杀死在了卫生间里,血迹完完全全占据了那件裙子,彻底洗不干净了。当我走出卫生间时,走了好远以后,还能听见刚进去的一个倒霉蛋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我敢打赌他是新来的,罗莎。”

她的红唇微微张开,白色的烟雾自口中散出,袅袅娜娜地上升,将她的脸完全隐在了这白雾后面。王春燕挑着眉梢,像个小姑娘一样,娇俏的笑着。

她问,罗莎,你要来一支烟么。

罗莎下巴微颔,漂亮的祖母绿眸子在昏暗的地方依旧闪烁着异样的光彩。她半垂眼帘,接过了王春燕递给她的一支CAPRI。
   
   
年轻的狱警走进了大厅,黑色修长的裤子紧紧将他的腿包裹起来,露出了线条般流畅的腿型。他大声喊着让所有人安静下来,以便于能听到他讲话。

有个长得人高马大的罪犯权当没听见,走到那个狱警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臀部,挑逗性的语言跟着一起说了出来。

在楼上的那些人无不是好奇或是怜悯的神色。他们看着那个狱警的眼神蓦地变冷,手摸上了腰间的那柄手枪。于是话语声渐渐停了,那些人又看好戏似的撑着下巴。

那个人高马大的罪犯自动过滤掉了上面那些人的窃窃私语和怜悯的眼神,并且将狱警腰上挂着的那柄手枪视若无物。不知为何,他坚信着这个狱警不会冲自己开枪。

——然而事实总是相反。罪犯还没看清面前的狱警是如何掏出手枪的,就被一颗子弹穿透了胸膛。在闭上眼睛的前一秒钟,他突然想起被自己刚刚直接过滤掉的话语:“这个人估计是新来的吧,果真是胆大,连阿尔弗雷德也敢招惹。”与此同时,那双湛蓝的眼眸也如鹰隼一样紧紧盯住了他,如蛆附骨。

那种眼神,分明就是在看死人的眼神。
   
   
阿尔弗雷德清了清嗓子,任由别人把那具尸体抬出去。他朗声道:“所有新来的犯人都听好了。不管你们以前是做什么的,乞丐也好,富家弟子也好,无业者也好,或是别的什么的,来到这里,统统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罪犯。在这里想要活下去很难,稍不留神就小命不保,刚刚你们所看到的那个人便是如此。”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看着新来的那些人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这里的规矩有很多,楼层上面的那些人,”阿尔弗雷德挥了一下手,示意他们看着:“顶楼的是这里面身份最显贵的,依次往下排开。想要在这里活下去,就注意点,时时刻刻把脑袋老老实实按在脖子上,别让它掉下来。当然也管好了你那张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想,我不需要再教你们了。一会儿会有人来告诉你们房间在哪里,以及时间表。还有,祝你们好运。”

阿尔弗雷德露出了一个极为阴森可怖的笑来,当他看见人群之中那个显眼的绿眼眸时,又转为了愉快的笑,随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当大门再次关上时,整栋楼接着陷入了原先的昏暗之中。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