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川渝】风居住的街道

男体设定,普通人设定
用现在最爱的纯音乐的名字当文名,写省拟里最爱的cp送给我最爱的绫依er@红枫林里的树叶
虽然写的超级不好……【心虚捂脸】
本来应该是昨晚发的但由于身体原因硬是拖到了现在【再次心虚】
     
      
       
        
      
      
      
         
         
       
没有任何征兆的,渝突然说:“我要走了。”

声音很轻很轻,像一片羽毛,在空中晃晃悠悠坠落下来,最后落在了川的心上,没有任何重量,却掀起了不小的浪花。
     
     
川本来在翻着书的手忽地静止下来,他扭头转向了渝。少年低垂着脑袋,依旧逗引着怀里的猫,额前长长的碎发坠下来,像个无事人一样。

“是……真的,要走了吗……?”川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张开口发问。

“嗯。”由于脸被发遮住,川看不见渝的神情,只是听着他的声音很平静,却也很轻。“我父亲前两天出车祸了,母亲打算带我回北方,跟外婆她们一起住。”
      
       
川张了张口,可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原本想说的话语此时都梗塞在了喉头,明明只要一张嘴就可以说出来的,但他又慢慢合上了嘴,沉默地看着渝站起来,将怀里白色长毛的波斯猫递给自己。

“这次来,我就是来和你做个道别的。”这时,川才能看清渝的神情。他的眉梢间已经有些泛红了,眼角被水润过了一般,湿漉漉的。“我走了,就再也不回来啦。猫我就放你这儿了,你可要代替我好好照顾它啊。”

渝努力扬起一个笑容来,眉眼间尽是明媚的笑意:“那么,我就真的走啦。再见。”

川接过猫来,看着渝一点一点往后退去,身影逐渐消失在了巷子拐角处的光与影里。
      
      
他抱着猫,站在原地很久很久。川感受到手掌在抚过猫的毛发时有一阵阵发热,那大概是刚刚渝的眼泪落在了里面吧。川蹲下,将猫抱紧在怀里,把脸埋进了它蓬松的毛里。
        
       
那天晚上川没有睡着。他坐在床上,想到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他想到了自己院子里原来有棵枇杷树,在他出生前就有了,每到秋天转初冬的这一阶段时便开花了。花是淡黄色的,接近于白,却又不完全是,有点淡奶油的感觉。当第一朵花掉落下来的时候,第一颗果子也藏在了油绿的叶子底下,青色的枇杷还很小,一串一串的,被叶子遮的严严实实。

春天转初夏的时候,枇杷就成熟了。他喜欢摘下果子来,将它们一颗一颗洗干净放进玻璃碗中,端到隔壁渝家,邀请他来一起品尝。黄橙色的果皮上还带着些水珠,晶莹剔透的水珠自上面缓缓滑下,滴落在碗底。
枇杷的果肉比较小,吃起来软而多汁。那时候他会一边和渝聊天一边品尝着果实的味道,香甜在口腔里直打转。
   
   
渝的笑容不急不躁,像是盛夏的风,抚平了他心中的焦躁不安。
   
      
只是,就在前两天,那棵枇杷树被家里人砍了,怎样拦都拦不住。川当时站在二楼阳台上,静静看着陪伴着他多年的枇杷树轰然一声倒地,无数的枝枝叶叶骤然倒在地上,与地面摩擦的同时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扬起了一大片尘土。树里每个细小的细胞,似乎都在此刻用尽全身力气,喊着疼。可是除了川,没人听见。

枇杷树被运走了,但还落下了一大片叶子在地上。

渝走了,却是真的走了,从此不再回来了。
      
      
      
      
我合上笔记本,看着面前的清瘦的男子。

“川先生,从此以后,你们真的没有再遇见过吗?”

男子像是很疲惫的摇了摇头:“没有。”
   
     
他在他的北方,我在我的南方,中间隔着太多了。

那是两人永远都无法跨越过去的。
    
     
直到男子走了好久以后,我才将杯内剩余的咖啡喝完,起身付账时,却被告知他早已替我结了账。

我在原地稍微愣了一下,小声的,对着他离开的方向道了声谢。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川先生来,想起那天在咖啡馆里的谈话。
     
      
不知道川先生他现在还会想到那棵枇杷树吗?还会记得当年和渝在一起吃枇杷的情景吗?之前所有的点点滴滴,他,还能在梦里寻到吗?
     
     
一切的一切,我想,或许,风会代替川先生,将思念与枇杷的香气,传到渝的那里。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