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all耀】劫(1)

当被亚瑟扔下车的时候,王耀仍旧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他坐在地面上,茫然的睁大眼睛,看着车门在自己面前“啪”的一声被摔上,随后绝尘而去。
  
     
  
  
亚瑟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当时间久了以后,王耀才能感受到疼痛逐渐从腿部蔓延到全身,刺骨的寒意伴随着一起加剧了这种疼痛感。
  
    
周围来来往往经过了许多人,对着他小声的指指点点,目睹了全过程的人直接笑出来,说着刺耳的话语在他面前招摇走过。
  
    
本能的反应让王耀差一点就要开口骂出来,但想到现在自己的处境,他忍了再忍,还是憋下了。
 
    
    
  
他扶着一旁的墙壁勉勉强强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迈着双腿就要离开。
    
   
然而天不遂人愿,天空突然没有任何预兆的下开了雨,越下越大。
   
   
   
    
街上的人很快便没有了,只有寥寥几个用其他东西挡在脑袋上,飞快地跑着,落在地面上的鞋子溅起了一大串水花。

王耀眼前的一切都被模糊了,衣服湿漉漉的黏在身上。
      
       
  
    
好不容易走回了他与亚瑟共同生活的庄园,却见着大门紧闭,自己所有的东西都被扔出来了。
     
      
王耀趴在门上拍了好久,手掌都快发红了,才听到门“吱呀”一声,被人开了道缝隙。
      
    
     
    
管家杰姆先生撑着一把伞,在看到王耀的时候像是看到了什么病毒一样脸色瞬间拉下来,一句话都没说,立马就要关上门。

“杰姆先生,请你先等一下——”王耀苦苦哀求着,将手伸进来,顶在门缝之间,不让他关上门。
        
     
   
     
杰姆的脸上露出了嫌恶之色,他没有留任何情面,直接将王耀踹出去,看着他趴在地上的狼狈身影冷声道:“柯克兰先生三日之后就要与罗莎小姐订婚了,你好自为之。”说罢重重关上了门。
       
      
王耀偏了偏脑袋,身旁还散落着自己的一些衣物。他努力仰起头,看着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公寓里面点燃着温暖的,橘黄色的灯光,公寓外面大雨倾盆,原本晴朗的天空黯淡无光。
   
    
    
    
当王耀再次醒来以后,面前的法国人抱臂冲他笑的一脸戏谑:“跟我在一起吧。”

王耀躺在枕头上。弗朗西斯背对着光,看起来很刺眼。他伸出手臂遮挡在眼前:“随便吧。”
   
   
他太累了。
    
   
也不知道平常风流成性的弗朗西斯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这次居然一改往常,很少在外面逗留。

当王耀以为自己终于可以与弗朗西斯就这么过一辈子的时候,意外再次发生。
   
   
他手里替朋友保管的重要文件丢失了。
   
  
虽然不愿意相信这是弗朗西斯干出来的,但是这些天他只和弗朗西斯接触过,除此之外不可能有其他人了。

王耀还是死活不愿意相信,在他开着车去往弗朗西斯公司的路上,一辆大货车冲他撞了过来。
   
    
鲜红的液体自他头部流下来,模糊了眼前的视线。隐隐约约中,王耀听到了那辆大货车的驾驶员打电话时说了一句“波诺弗瓦先生”。
 
  
  
   
然后他便失去了所有的知觉,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在黑暗中王耀感觉自己不断的下坠,像是从悬崖上跳下来了一样,耳边风声呼啸,却永远触不到底。
   
  
后来他攀住了一样东西,开始不顾一切的往上爬。王耀看见了阳光冲破了黑暗,慢慢地铺满了他的整个世界。
  
      
  
    
他醒过来了。

这一次王耀是在医院里醒过来的,入眼大片大片的白色朝他争先恐后地涌了过来,刺得他一愣。
   
   
他扭头看着自己的左手臂上正插着输液管,葡萄糖正一滴一滴地流进他的体内。墙上的钟表清清楚楚的显示着时间:15:32。还好,他的视力没有受损。
  
  
脑袋上应该缠了绷带吧。王耀伸出手,手指尖触碰到了白色的布。
   
  
    
   
门被人推开,红发男子在看到呆坐在病床上的王耀时,嘴角噙着一抹笑意:“醒了?”

“斯……斯科特……?”王耀皱皱眉毛,认出了面前的男子。

“不错啊,还能记得我的名字。”斯科特拿着一卷绷带走到王耀床边,“看来脑子没被撞坏。”

“有你这么诅咒人的吗?喂——你要干什么——?”
  
  
斯科特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显而易见,我在给你换绷带。这么多年没见,原来挺风光的一个人,怎么把自己搞成了这样,嗯?”

王耀没理他后面的那些话,僵直着身子不敢动,任他给自己拆下绷带:“我说……你学过医吗……?会不会缠的太紧导致我脑缺氧啊……?”

“会一点,”斯科特挑眉,“放心,死不了。”
  
   
然后他便没再出声,专注的给王耀换上新绷带。
  
  
 
   
王耀愣愣的看着斯科特。阳光从窗外打进来,给这个男人镀上了一层金光。修长而又白皙的手指此时正绕过绷带,一圈又一圈,温柔的将它缠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那一刻王耀想,斯科特或许才是那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他闭了眼,感受着心脏在胸腔中慢慢开始跳动起来。
  
  
  
   
  
  
  
  

评论(13)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