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米耀】欢喜岁月-01

*是的这就是之前说的要写abo设定(……)不好意思我写不来ao,还是ab更适合他们。不喜欢这个设定左上角谢谢
*文风太欢脱了我有罪(……)这篇是要发刀的了解一下👌?
毕竟谁让你狐实在是写不来糖呢
*没什么问题那就谢谢各位包容我的渣文笔了
   
    
    
   
   
   
    
   

王耀舒舒服服地抱着双臂向后倚去,肩膀微微耸起,乌黑的发被随意挽起来。他眯了眯眼,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高大男人,又低下脑袋看了看手中的图片,确认了几番以后开口道:“阿尔弗雷德·F·琼斯?”
   
   
对面的男人微微颔首,湛蓝的眼眸里透露出几分不屑。
    
    
王耀对他的态度并没有放在心上,看了他一眼以后接着往下念:“男性alpha,19岁,身高一米七七,体重68千克,琼斯集团总裁,掌握着百分之八十五的股份,喜欢的颜色是蓝色,最爱吃的是汉堡,喜欢喝可乐,最喜欢的事情是裸睡……”
     
    
念到这儿,王耀饶有兴致的又重复了一边刚刚那句话,随后抬起脑袋,似笑非笑看着坐在对面的阿尔弗雷德。
     
     
果不其然,阿尔弗雷德虚假的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
   
   
   
    
王耀,23岁男性beta,王氏集团总裁,家有两弟一妹,外有柯克兰狗子一号与波诺弗瓦狗子二号,四男一女时常对他嘘寒问暖,左拥右抱好不幸福,就差小手一抖找个电视台开拍《王耀的幸福人生》。
      
      
身为一个beta,王耀活的甚是悠哉,不用担心发情期的到来也不用担心信息素这问题,喝喝茶浇浇花打打太极拳,时不时去正处在发情期的alpha和omega堆里遛着狗瞎转悠。王晓梅曾吐槽过她这个大哥,明明才二十来岁的人活的却比公园里七八十岁晒太阳的老头子还要悠闲,王耀对此不可置否,小丫头懂什么,老子这是在享受人生。
  
   
    
    
然而最近,享受人生的王老头子也遇到了一件不称心的事:父母逼婚。
      
       
王耀在家里躺尸了好久,公司也没去朋友聚会也借身体不适推辞,靠着柯克兰狗子一号与波诺弗瓦狗子二号送来的食物活生生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民国时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可仍是没有逃过一道接一道的催婚令,每隔五分钟手机就要响一次,搞得他连一集《猫和老鼠》都看不完。
    
    
    
   
——当然是没办法,王耀最后不得不屈服于快被打爆的手机,磨磨唧唧的换好衣服被拉到了咖啡馆。
   
    
  
   
  
在自己那帮狐朋狗友面前可以脸都不要,但是,这毕竟是个相亲对象,才刚刚见了一次面,总要给人家留下个好印象。
      
     
于是乎王老头子在进咖啡馆前随手拿了块弗朗西斯落在车里的镜子捯饬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随后整了整衣服轻咳几声,推开门开始寻找这次父母给他安排的相亲对象。
     
    
此时正好是下午三点钟,来咖啡馆的人不算多,所以王耀只是粗粗扫一眼便看到了那头显眼的金发。
      
     
他走过去,拉开座位以后坐在对面,同时道了一声没有任何歉意的道歉:“对不起,路上有点堵车。”
     
      
对方稳如泰山的坐着,面前的咖啡一口也没有动,湛蓝的眼眸只是在王耀来到的时候稍微抬了抬,随后又继续看手机,对于王耀的道歉只是“嗯”了一声。
    
    
   
    
很明显,面前这个alpha不喜欢一个beta当他的伴侣。
        
     
王耀并非眼瞎,要是可以的话他也不想跟这个傲慢无礼的alpha结成伴侣,只是拗不过父母的催婚令。王耀试图跟他搭话,每次得到的都只是一些不咸不淡的应答声。
      
       
好的琼斯小伙子你成功的将佛系养生王老头子彻底惹恼了。王耀微微一笑,拿起母亲为自己准备的有关阿尔弗雷德的一系列数据的纸,照着开始念起来。
      
    
    
    
很显然,这是一项非常有效的措施。
          
     
王耀满意的看着正在低头玩手机的男人目瞪口呆的抬起脑袋,镜片底下的眼眸里闪烁着不可思议:“不,等等……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王耀抱臂,脑袋微微向后仰起,眼角带着一抹上扬的弧度,此时在阿尔弗雷德看来居然有一种凌厉的美感。
    
    
   
   
说实话,阿尔弗雷德裸睡这一说只是王耀随口瞎扯的,到真没想着歪打正着。
        
    
“OKOK你赢了。”阿尔弗雷德认输般的放下手机,伸手叫来服务生:“替对面这位先生要一杯美式冰咖啡。”
      
     
“慢着,”王耀叫住了那位服务生,笑眯眯地忽视掉了阿尔弗雷德那张大感不妙的脸,“把你们这里最贵的咖啡都拿上来,账全部算在我对面先生的头上。”
      
     
阿尔弗雷德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到王耀那张笑的奸诈的脸上。
      
     
他咳嗽了几声平复了一下心情,偏偏王耀在这时又挑高眉毛,故作关心的问道:“哎,琼斯先生身体没事吧?莫不是裸睡给睡出毛病来了?”
      
      
阿尔弗雷德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他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钱拍在桌子上:“抱歉王先生我还有事我想需要失陪了。”随后匆匆站起身拎着包就走,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王耀看着他走出去的身影快活的弯了弯眼眸,而后冲着一旁的服务生说道:“那些咖啡你帮我打包起来吧。”
      
     
正好借着阿尔弗雷德的钱给朋友们送个人情。王耀愉快的想着,将手中的那张纸随意叠了几下,扔进一旁的垃圾箱中。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