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今天是5.17。

空间里都传疯了,彩虹的图片只要一打开空间就能看见。

于是我便也跟了个潮流,翻出来之前保存很久的图片,发到了空间里。

国际不再恐同日。我小声念叨着这个既陌生却又熟悉的词汇。

-

前一段时间跟陈女士聊天的时候,我问她:“如果我是个同性恋,你会怎么办?”

她当时很不耐烦:“你才多大?就想这么多?”

那么,我是要长到多大才能想这么多呢?是要等到我七老八十的时候,和一个并不相爱的人勉勉强强在一起将近半个世纪多,才允许我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站在窗前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想着我是真的喜欢现在这个和我一起过的人吗?

-

我始终想不明白一个问题。

为何人们每每谈及“同性恋”这个词时,总是要像见了豺狼虎豹般避之不及。

自古时起,同性恋便一直被人看不起,直到现在,还是会被说成这是一种病。
    
     
     
“什么同性恋,就是没被男人上过,上一次的话她就知道男人的滋味了。”

这番话,我实在是不敢相信是从一个女儿是同性恋的母亲的口中说出来的。

身为一个同性恋,他们已经经历了太多苦难。本以为终于可以熬过这些见得光明了,父母的态度,彻底让他们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

我曾听过“同性恋都是神经病”这句话从我的一个同学口中说出。

我曾看过好多人在网上说同性恋都是病,都该去死。

我曾看过身边很多的同性恋因为世界的偏见而不得不分开。
     
    
     
这世界对他们真的很不公平,他们也都是普通的人,只不过喜欢上和自己性别一样的人。

-

我也是个普通的人,我喜欢樾妍。

从来就不需要什么甜言蜜语,我偶然抬手时看见手腕上挂着她送给我的手链,小小的龙猫坠在下面,一晃一晃的,心下便生出无限的欢喜来。伴着她送给我的糖果,甜蜜的滋味无边无限的蔓延开来。
    
    
     
我与樾妍都不过是大千世界里的一点微不足道的尘埃,一个在北方,一个在南方,中间隔着太长的距离。
      
     
    
我们都在等着彼此成长,等着世界承认我们的那一天。

那时候天上的彩虹必定好看极了。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