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晚上的时候王耀打电话给在家里趴着的阿尔,告诉他今晚出来吃吧,让阿尔赶紧收拾收拾。
  
   
阿尔弗雷德像是听到了世界三战就要爆发了一样不可思议的从床上蹦起来,眼睛瞪得老大。他扶了扶快要滑下来的眼镜,再次确认了一遍自己没有听错以后小心翼翼的开口问,……是,是你付账吗……?
   
   
   
    
这着实怪不得阿尔弗雷德。他前两天刚到的中国,人生地不熟钱包又被骗去,当王耀开着车跑遍了半个城市才找到他的时候,阿尔弗雷德除了衣服没别人骗去以外,所有的东西都没了,大半夜的穿着个单薄的衬衫抱着双臂在风中瑟瑟发抖,一见到王耀跟见到了亲娘似的扑上来抱住他就开始哭爹喊娘。
  
  
得,这孩子连个外衣都没能保住。王耀叹口气,将暖气调到最大:“上车。”
   
   
  
   
此时阿尔弗雷德抱着王耀新给他买的一部手机小心翼翼的问出了那句话。电话那头半晌没声音传来,正当阿尔弗雷德准备挂了电话换衣服的时候,他听见电话那边传来轻飘飘的一个字。
  
  
滚。
  
  
  
   
阿尔弗雷德也不在意。现在自己住在人家里吃的穿的用的都是王耀给他买,让他骂几句就骂呗反正身上又不会掉块肉。
  
  
他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顺手将零食袋子扔进垃圾桶,反锁好家门以后匆匆忙忙下楼。
  
  
   
  
王耀就在楼底下站着等他。远处都是一片黑暗,只有他所身处的地方还存留着点微弱的光。路灯将暖黄色尽数投在他身上,影子被拉得很长。
   
  
应该是听见阿尔弗雷德的脚步声,王耀抬起头,示意他跟着自己:“走吧。”
  
   
   
  
他们要去的是一家石锅鱼店。就在楼下不远处,离着挺近的。店面挺大的,据王耀说这家店在这儿干了很久了,生意越做越大。
   
   
店老板是个中年妇女,保养的挺好的,被染成紫色的长发高高扎在脑后。她跟王耀聊了几句,用的是四川话,看起来两人应该挺熟的。
  
  
阿尔弗雷德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趴在桌子上等着石锅鱼上来。老板娘离开以后,王耀去一旁的奶茶店买了两杯奶茶,一杯仙草一杯珍珠。阿尔弗雷德要了有珍珠的那杯,一边吸溜着奶茶一边等石锅鱼上来。
   
   
   
  
或许是已经过了晚饭的那个点,店里人不算多,所以没多久石锅鱼就上来了。王耀担心阿尔弗雷德不能吃辣,就没按往常的习惯来点,而是要了个微微辣的。整条鱼在石锅中被摆出了一个弧度,被切开的地方嫩白的鱼肉微微上翘,上面浇了红油,一旁有切成块的萝卜和辣椒。
  
  
阿尔弗雷德拿筷子拣了块鱼肉放进嘴中。鱼肉很嫩滑,也有点辣,还带着些鲜美。
  
   
   
   
没吃一会儿阿尔弗雷德就被辣出汗来,他喝了口奶茶,抬起脑袋时却看见王耀沉默不语的吃着鱼肉,黑色的大衣将他身影包住,发丝从鬓角散落,差一点就落进碗中。
  
  
阿尔弗雷德视线往下落,看着石锅中的鱼。红彤彤的辣椒油与黑色的珍珠,甜与麻辣在舌尖上交融。
   
   
   
   
他想起了前几年的往事。阿尔弗雷德看着王耀点了根烟,烟味有点呛。明红色的火焰在男人的手指尖中一闪一闪地跳跃着,他的眉目被照亮,忽明忽暗,琥珀色的眸子里一朵火花在闪着光。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