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露英】木偶

是送给 @撩眉 的文……!!!!超级喜欢太太笔下画的他们!!!!豹哭!!!!
第一次写露英……!!!暗搓搓喜欢他们好久了!!!请多指教!!!!
   
   
      
       
        
       
       
    
     
“我因您而生,也将为您而死。”
       
       
       
          
在遥远而又神秘的西方,木偶师的故事一直流传于民间。
      
      
各个人口中的版本都不一样,但大部分的内容是差不多的。我曾在一次登山时因行至一半突然下起了雨,被一位住在山间的老人邀请到家中避雨,这才从他口中听到了最完整的那个版本。
        
      
        
      
老人推开门,邀我进家里。壁炉中的火柴烧的正旺,他亲手为我泡好了茶,并拿来了些点心。
     
     
我谢过他,倚着身后的天鹅绒沙发望着窗外发神。看来这雨是一时半会儿不会停了,我看着外面的雨势逐渐变大,像是一盒墨水被人打翻了一样,天空阴沉的可怕,丝毫没有放晴的迹象。
      
    
老人捧着热红茶深深的陷在沙发之中,苍老的声音缓慢而又低沉:“你喜欢听故事吗?”
    
     
“是的,先生。”
    
     
“正好我这里有一个故事,闲着也是无聊,不如当做消遣吧。”
    
      
我调整了一下坐姿,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来。
   
      
老人的目光望向壁炉处,里面的火光熊熊燃起,木柴烧的“噼啪”直响。不时有火星飞溅出来,映入他早已变得浑浊的祖母绿的眼眸中。
      
         
        
         
几乎每个故事的开头都要用上“从前”,时光便一下子被拉长,像是上世纪的影片一样,画面总是泛着黄。
      
        
来自西方古老家族的神秘人在俄罗斯安了家。他的家门总是紧闭着,高高立起的黝黑铁门挡住了门内的所有风光,无论是冬季的雪还是夏季的风,都无法从里面出来,只露出了一个塔尖,同铁门一样,也是黝黑的,远远望去,这片地方没有一丝生机,死气沉沉的气息将这里笼罩。
         
      
孩子们对新事物自然是好奇的,总是想翻过那高高的铁栅栏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样,担心孩子乱跑的家长便吓唬他们说,里面住了个吃小孩的妖怪,看到有不乖的小孩统统都会吃掉。还在处于相信家长讲的谎话年纪的小孩子被唬的一愣一愣的,每当从那扇门前经过时不免要加快脚步,生怕走的慢了点就会有妖怪来吃掉他们。
       
       
可某一天,吃人的妖怪将那扇总是紧闭着的大门打开了。孩子们好奇的往里望着,在房子前有一家面积不大的店铺,每一扇橱窗上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木偶。或笑或哭,或喜或悲,大概只有手心大小的脸上的神情总是神采飞扬,神态表情动作都刻画得极其栩栩如生,不同的木偶穿着不同的衣服,有着不一样的动作和神情,再往细致里说,甚至连他们的发色与瞳色都是不相同的。同一种颜色却是有着不一样的深浅,几乎找不出完全一样的来。
      
     
不大的小木偶却做的精致漂亮,木头也是被细心打磨过了的,放在手里丝毫不会感到棱角带来的疼痛。于是孩子们每天都往这边跑,缠着家长给自己买个小木偶好去跟朋友炫耀一下。
      
      
      
       
这家木偶店的主人是一个英国人,亚麻金的发色像是小麦在秋天成熟了的颜色一样,那双祖母绿的眼眸中除了温柔的笑意便望不见其他的情绪。他那里时常备着些糖果之类的孩子们喜欢的零食,当小孩子们来到他这里时,英国人便会温柔的笑着,从口袋中摸出几块糖果递过去。
     
     
不大的店面很快就会被小孩转遍。那位英国人是宠着小孩子们的,由着他们在店里面到处玩耍,也不怕他们碰坏了木偶。只是跟英国人关系好一点的小孩子都知道,这位极其宠着他们的英国人有一样东西是他们绝对不能碰的。
       
     
       
      
那是一个红木盒子。盒子上面很光滑,没有什么雕饰,看着也是最普通的款式,却被英国人当成宝贝一样小心翼翼的收藏着。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他们谁也不知道。
      
      
     
      
意外总是突如其来的发生,谁也说不清楚它到底什么时候来。
    
        
大约是冬天的晚上吧,一个农夫的小孩子想趁着晚上大家都睡着,偷溜出去看看那个盒子里面到底装着什么,却不小心被一块石头绊倒,举着的火把落在地上。微弱的火光一接触到英国人堆放在角落的木头,便恣意燃烧起来。当镇上的大部分人被浓烟呛醒时,英国人的房子已经被烧了大半,浓烟腾空而起。
       
       
现场的局面不可控制,火势非但没有减小反而愈发增大,触手似的向远处的楼房不断延伸。人们慌乱的往起火的地方扑水,气体能让火势小一点。
     
     
那个英国人怕是完了。人们议论纷纷。此时的火焰已经快要将他的房子所覆盖,就算他能或者出来,怕是身上没有一处地方是完好的。
     
      
可就在人们忙着扑火的时候,有眼尖的人发觉里面有黑影正跌跌撞撞地往门口冲来。是那个英国人吗?扑火的人们加快了动作,终于扑灭了房门前的一小片火焰。
     
     
那个人影冲出来了。
     
      
     
     
人们惊讶的发现那是一个他们从未见过的男人。看男人的长相明显就是一个纯正的俄罗斯人,但是他们却从未见过他。男人的怀里鼓鼓囊囊的,他解开身上披着的风衣,人们才看见那个英国男人在他的怀里。此时他已经晕倒了,双眸紧闭着。
    
      
那个俄罗斯男人将他放在地上,回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透彻的紫色眼眸中里有许多难以说出的情绪。他转过身,向着漫天火光走去,人们怎么拦都拦不住,雪白的围巾末端在风中高高扬起。
      
          
      
    
大约是在第二天凌晨的时候,大火才逐渐熄灭。这场火毁了英国男人所有的一切,住宅,小木偶,以及那个红木盒子。
        
       
说来也怪,当火被熄灭了以后,人们第一时间赶去里面寻找那个俄罗斯男人,却始终不见他。只有一个小孩子看见了有块白色的,大部分地方都被烧焦的布料,缠绕在一块木头上。
      
         
      
       
这件事最终也成了一个未解的怪事,英国人搬离了那里,去向成谜,他原来住过的地方一片焦黑,再也没有人愿意在那里盖房子住。时间一久,那里便成了一块荒地,杂草在上面任意生长,荒凉的景象不会让任何人认为这里原来是一家木偶店。
         
      
       
          
老人畷了口茶,苍老的脸上露出了平静的笑容来:“雨已经停了,你可以上路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天已经放晴了,原本还是阴沉的天空此时也展现出了透彻的蓝色。
       
        
我再一次谢过老人,走到门口时刚想回身对他道别,却看见客厅中央的落地橱窗里摆着一个小木偶,米色的大衣和雪白的围巾末端飘起,像是真的有风吹过一样。他的怀里抱着一束向日葵,金黄色的花瓣上有着水珠,若不仔细看真看不出来这是人雕刻上去的。小木偶对着外面笑得很灿烂,紫色的眼眸微微眯起,里面像是有星光流动。
     
   
老人安详的望去,唇角扬起:“一位故人送的礼物罢了。”
    
    
我跟老人道别,沿着小路往下走的时候忍不住又回身看了一眼。
     
   
老人依旧站在门口,微笑着,冲我挥手道别。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在老人身边,有个紫眸铂金发色的青年,怀中抱着一束向日葵,也冲我微微笑着。
     
    
      
    
    
   
—fin—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