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米英】信

【是送给我家小姑娘的生贺……! @樾树花妍 默夫人生日快乐哇!!!!要天天开心的!!!
对不起第一次写米英有点不是很习惯……希望你能喜欢qwqqqq还有对不起我起名废……QAQ
希望看完这篇文的人能在下面的评论里祝默夫人生日快乐之类的话语……超感谢你们……!!!
今天,你狐只发糖不发刀】
   
     
     
       
      
        
亚瑟·柯克兰收到了一封信。
  
   
在早上十点钟,他家的门铃响了起来。
    
    
这可真是少见,亚瑟的生活极其规律,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六点五十吃早饭,八点的时候邮递员米克先生会准时抵达,带着今天份的报纸与一瓶牛奶。有时候他还会送给亚瑟一块蓝莓蛋糕或者一份四季豆——当然,是做好煮熟了的那种。毕竟,亚瑟的厨艺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
    
    
八点半,亚瑟会简单沐浴一下,然后出门。有时他会去中央公园里散步,佛罗里达的阳光总是明媚的令他难以置信。亚瑟在多雨多雾的伦敦长大,晴天对他来说很难得。他会坐在公园的那把椅子上,鸽子们停在他的脚前,啄食着地上人们撒下来的食物。九点十分,他准时回家,开始工作。亚瑟的身份是一名自由撰稿人,与当地一家杂志社有着长期合作的关系。
    
   
下午的时间,他一般都是自行安排,但是四点的下午茶是每天必不可少的。
   
    
亚瑟的生活中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他日复一日的度过,平淡无奇。
    
    
    
   
可是今天,他在上午十点钟的时候,收到了一封信。
   
   
不是米克先生送来的,当亚瑟开门以后,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个信封静静躺在台阶上。
    
    
他往下走几步,拿起了信封。上面用粗粗的蓝色荧光笔写着:“亚瑟·柯克兰先生收。”除此之外什么装饰都没有。
    
   
亚瑟好奇,将信封打开,从里面拿出了被人细心折叠好的信纸。
    
     
   
    
今天的阳光很好,暖洋洋的,晒的他很舒服。微风带动起了他的发丝,亚瑟索性就在台阶上坐下,将那张信纸打开,一个字一个字看起来。
    
      
    
   
“亚瑟·柯克兰,我的挚爱:
  
     
        请原谅我这么称呼你,亚瑟,实际上在开头的话我更想这么说,hey我亲爱的亚蒂,最近过得怎么样?弗朗西斯那个混蛋有没有来烦你?可是王耀告诉我说写信的话不能那么草率,一定要每个字都很慎重。好吧,虽然hero不怎么喜欢这个看起来像是个江湖神棍的老骗子,但不得不承认有时候他的话还是蛮有道理的。”
     
      
    
    
亚瑟在脑海中想象着阿尔弗雷德在写下开头的时候为了找到更合适的词语而抓耳挠腮的样子,不禁轻笑出来。他的嘴角上扬,继续往下看去。
   
       
   
     
        “第一次写信真的有点紧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那就从我们一开始见面说起吧,希望亚瑟可不要觉得我像个坐在轮椅上晒着太阳老年斑遍布了手臂的老年人一样很唠叨很烦。

        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也是和今天一样,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天气。可惜我的心情却不是跟天气一样非常好,我还记得,学校里那位特别讨厌的教员,具体的名字记不太清了,但是,你要知道的是——他总是看不惯我。是的,他非常不喜欢我,总想找点机会给我扣分。这说起来,他有点像斯内普教授,但很遗憾的是哈利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斯内普教授会暗中帮助他,而我们这位亲爱的教员并不会。哦,这就令人有点难过了。

        那天的时候我正因为要准备橄榄球比赛而不得不向他去批准。结果是毋庸置疑的,他肯定不会同意,并且皱着眉对我大吼,‘阿尔弗雷德·F·琼斯!快到学期末了,你难道不清楚橄榄球和学分哪一个更重要吗?!’我紧紧盯着他那对皱在一起眉毛,这使他脸上出现了很多皱纹。他刚刚说橄榄球和学分哪个更重要。哦,老天,他说的这话可真令人作呕,他难道不清楚我的学分如此低到底是谁造成的呢?

        我耸耸肩,装作很不屑一顾的样子对他说,‘先生,我想您应该也很明白这场比赛对我们来说有多重要。’他那时候听到我这么说,眼睛不可思议地瞪大,喔,就像一头要发怒的公牛一样,整张脸通红,嘴长着,却又说不出什么话来,看起来可笑至极。我不想再跟他继续说下去,双手插在口袋里转身就走。

        出了门以后,我的心情差到了极点,迈着大步准备离开。就在这时我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人,他怀中抱着的东西掉落了一地。我低声道歉,却表现的毫无诚意,匆匆拾起几本本子就交给他。那个人却拉住了我——下面的事情我不用说你也都应该知道了,我那时候就是遇见的你,亚蒂。”
    
     
    
   
那件事情亚瑟当然很清楚。他抱着收来的作业准备交给阿尔弗雷德口中那位“像个将要发怒的公牛”一样的教员,却在进门前听到了里面传来了教员的吼声。他无可奈何,却又不能擅自闯进去,就只能在门外等着。
   
    
门开了。亚瑟刚想进去,却被一个从里面闯出来的人撞到在地上,怀中抱着的作业也撒了一地。说实话,阿尔弗雷德的道歉他是真没有听见,或许是那天的风太大了吧,亚瑟只看见少年被风扬起的金发。
   
    
他接过金发少年递过来的本子,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看着他说:“那儿还有一本本子,我怀里抱着东西没法捡起来,你能帮我捡一下吗?”
    
    
阿尔弗雷德抬头,看见的就是碧绿的眼眸里盛满了的温柔的笑意。
      
     
    
    
        “老实说,我以为你那时会批评我一顿,并以你作为班长身份教训我,我甚至连被扣分学分的准备的做好了,但我可从来没想到这种结果。

        我有些惊诧的扬起眉毛,不要奇怪我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毕竟作为一个经常逃课的学生来说,带着满身的怒气无意间撞倒了班长,还将他抱着的本子都弄掉了,这实在是太糟糕了。”
      
         
      
    
不,这并不糟糕。亚瑟想着。这起码使我认识了你。
      
      
    
    
        “我始终不相信‘一见钟情’这个词语,所以当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的时候,我的心里其实是很慌张的。肯尼迪,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有力的左膀右臂,他提议不如邀请你来看我们的橄榄球比赛。

        说实话,一开始我并不赞成这个意见。因为你马上就要考试了,怎么会花费复习的时间来看一场比赛。再其次——我们只见过一面,这样也太贸然了。可是肯尼迪却告诉我没关系,只要我肯对你说出来就好。

        于是,我惴惴不安的站在你面前,小声的问你愿意来看一场橄榄球比赛吗。第二次令我没想到的是,你答应了,我不可思议的抬起脑袋望向你。你看起来并不像是在开玩笑,很认真的望着我。‘我还从来没看过橄榄球比赛,那一定会很有趣吧?’哦,亚瑟,我不得不承认,你在那时彻底让一个毛头小子中了‘恋爱’这道魔咒。”
    
    
    
    
亚瑟微微笑着,想起来了那天的比赛。
   
   
对方球员违规撞倒了阿尔弗雷德,导致他扭着脚。亚瑟从座位上“唰”地站起来,忐忑不安的望着场上的情况。当然,最后还是阿尔弗雷德他们赢了比赛,但是阿尔弗雷德却因为扭伤不得不提前下场。
   
   
回家的时候阿尔弗雷德闷闷不乐了一路。亚瑟应该能猜到原因,于是他站在门前,准备与阿尔弗雷德告别的时候,伸出双手抱住了他。
    
   
“你今天表现的真的很棒。”亚瑟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为你骄傲。”
   
  
阿尔弗雷德愣愣的睁大眼睛,紧张到不敢呼吸。
      
      
   
   
        “自那以后我们就好像理所当然的一样,成为了恋人。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像是在梦中一样,恍恍惚惚的,我好像是还刚刚从那位教员的办公室里出去,很快的,又成为了你的恋人。

        如果要按照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来说,那么一切都好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虽说我们都已经毕了业,并且有了工作,但总感觉才没过去多久。

        亚瑟,我知道你会觉得我下面的这些话很老套,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说出来。

        我喜欢你,亚瑟。虽然我们有时会为了晚饭吃汉堡还是蔬菜沙拉而争吵,虽然我喜欢橄榄球而你更热衷于看书,虽然我们的性格截然相反……

        但是,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这显而易见。
    
      
你的英雄,

阿尔弗雷德。”
    
        
    
   
亚瑟看完了最后一行字,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将信纸重新折叠好。有个人站在自己的院子门前,穿着他们那天刚见面时的衣服,尽管它已经被洗的有些发白,时光也在这件衣服上留下了许多难看的痕迹。
    
    
阿尔弗雷德站在门外,耐心的等亚瑟看完了整封信。他的怀中抱着两个泰迪熊,一个穿着蓝色的小毛衣,另外一个穿着绿色的小毛衣,穿着蓝色小毛衣的泰迪熊怀里还抱着一盒巧克力。阿尔弗雷德惴惴不安的看着亚瑟走过来,最后紧张的低下脑袋,看着怀里的两个小熊。
     
   
   
突然的,他感觉到面前的人抱住了自己。向那天晚上一样,亚瑟在他耳边轻声说:“是的。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这显而易见。”
    
  
阿尔弗雷德抬起脑袋,那双碧绿的眼眸里依旧是盛满了温柔的笑意,最深处藏着一片挪威森林。 
   
    
于是他也笑了:“是的,这显而易见。”
   
   
    
     
   
—fin—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