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王耀漠然看着那些人挨个闯进宫中,前朝皇帝收藏的玉器与画卷全被搜罗去,碎瓷片落得满地都是。他微微直身,却仍旧是斜躺在榻上。有枚瓷片落在了他的脚上,细小尖锐的痛楚传来,王耀缩了缩脚,红色的液体顺着干瘦的脚背流淌下去。
杀吧,抢吧。他早就知道自己是留不住的,前朝的繁荣他也一样没能留得住。
王耀裹紧了身上的氅衣,金灿灿的,龙则盘踞在衣服上,张牙舞爪地占据了大半。他拈起烟杆,雾蒙蒙的白烟挡住了他的视线。
满室里都是呛人的烟味。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