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嗜甜成疾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绑画@土里

在猝死的边缘反复横跳
我记得之前说过想写联五老年时期的样子来着
   
    
   
   
    
   
  
   
布拉金斯基不再年轻了。
 
   
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出入那么多高档场所了,只是在必要时才会露下脸。
  
  
伊万仍旧是像以前那样带着条白围巾,那条围巾跟了他很久,末端有一点发黄。他还是习惯性的将西服从上面数的前两颗扣子解开,衣领平整的翻折着,没有一丝皱痕。
  
  
手肘处一定要订一块麂皮,深色的西服,烫的笔挺。
     
      
  
 
他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呆着,手中举着一杯红酒,或者史利兹啤酒,安静的看着巨大的枝形吊灯,还有酒会上的人们。
  
  
布拉金斯基嘴角噙着温和的笑意,完全没有了年轻时期的针锋相对。现在的他将自身的芒刺收起来,身上的气质是稳重的。金碧辉煌的光芒映在他的视网膜上,步入老年以后视力有点儿不太好,浅紫色的虹膜看起来像是被水润过了一样。他微微眯起眼,厅堂里的脂粉气味与浓厚的酒气铺天盖地。闷得心慌。可是布拉金斯基家族良好的礼仪不允许他擅自离场。
    
  
  
    
那就呆着。他寻处人少的地方安静畷饮着杯中的酒,比较淡的酒精并未能刺激着舌尖上的味蕾。还是喝习惯了伏特加。将近七十度,拎起瓶子往桌子上一磕,把瓶盖弄开。直接拿着瓶子往嘴里灌,那么大一瓶,不一会儿就全下肚了,酒液顺着嘴角流出来,沾湿了衣服。
   
  
寒冷的天气,飘着雪,同伴喝醉酒后划拳,谁输了谁灌酒。灌就灌,酒还多着。一圈人围着他俩,酒成箱的搬来,摞在地上。   
     
     
  
  
冬天的雪冻结了思想,酒精则麻痹它。
     
      
  
 
果然还是不习惯穿的人模狗样,站在高档场所里手端着酒杯,假意笑着跟一个个人说着客套话,您好,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再见。
   
 
他松松领结,呼出一口浊气。
  
  
现在的冬天倒是不常飘雪。飘也是零零星星那点,还不如以前,一下雪,就跟要把这个世界淹没了一样。
  
 
以前。又提到以前。每句话加了“以前”,语气总会变得伤感落寞。
   
 
那个年代真算不上好。衣服上都补满着补丁,一块块的不同花色缝在上面,看起来像是百家衣。
   
 
   
     
布拉金斯基半阖着眼眸。又是一支小夜曲,人们滑入舞池。他微微笑着,独自立在那里,身影挺拔,影子却是孤独落寞的。
  
  
只能学会享受孤独。
   
  
他端起酒杯,将只倒在底层的那一点可怜的酒喝完,酒精的味道甚至还未来得及在他的舌尖上打个转。
 
  
他淡然侍立。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