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小姑娘和鬼

深夜失眠,索性写了个暖心小故事。
因为我这个人很怕鬼啊什么的,所以想写这个故事送给自己,也是送给和我一样怕鬼的人,希望在你们又一次害怕鬼的时候,能想起来这个小故事。

 
    
  
  
   
 
  
小姑娘最近感觉自己家里多了一只鬼。

小姑娘从小就怕鬼。说到底这事儿还要怪她表姐,小姑娘小时候本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性子,皮得很,看见毛毛虫也不像别的小孩子一样躲得远远的尖叫,而是会将毛毛虫放在手心里去吓别的小朋友。

当然了,为此她也受到了不少的批评。

小姑娘小时候最喜欢去表姐家玩,表姐家里很大,比她家要大得多。阁楼上有许多废弃不用的泡沫垫子,小姑娘喜欢和表姐用泡沫垫子搭起一座座可以容下一个小孩儿的简陋房屋。某日表姐搭好了一座屋子,让小姑娘进去坐坐。表姐说:“现在你当妈妈,要坐在屋子里收拾家务,然后照看好我们的孩子。我当爸爸,我要出去打工挣钱,买好东西回来给你们。”小姑娘抱着表姐给她的充当做是孩子的毛绒兔,坐在里面,看着表姐把屋顶的那一片泡沫垫子盖下,随之而来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泡沫垫子由于太旧了,早已有好几处破损的地方,整张垫子上坑坑洼洼,而光芒就从未能连接严实起来的缝隙中透漏进来,很小的一点,没一会儿又不见了,只剩下漫无边际的黑暗。

在这个地方待久了 纵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姑娘此时心中也多了好些不安。她努力安慰着自己,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照看兔宝宝的身上。

感觉时间过去了好多,可是还没见表姐回来。小姑娘试探着小声喊表姐的名字,却没有任何回应。

爸爸抛弃下他的妻子和孩子了吗?

小姑娘彻底慌了神,一边大声喊着表姐的名字,一边冲撞着泡沫垫子。

泡沫垫子虽然是轻,可是一片就很大,好几片被撞倒,砸在了小姑娘的身上和头上。并不痛,只是那种稍微重一点的感觉。

可那时候的小姑娘早就吓得满脸是泪,拽起身上的泡沫垫子扔向一旁。奈何她人小,手臂没有多大力,而这些泡沫垫子的数量又众多,她努力了半天也不过是移走了一小部分而已。

或许是呼喊声引来了大人查看,小姑娘才得以脱困。她倚在大人的怀中,直愣愣的盯着搭屋子的那处地方,直到表姐匆匆赶来,带着满脸愧疚一解释时小姑娘才有了点反应。

原来是表姐想下楼拿点饼干,却突然肚子痛,所以才将小姑娘落在了那儿。
 
  
自打那儿之后,小姑娘对一切黑暗的地方都心存恐惧。或许是童年的这次经历使她心里留下了阴影。就算有人陪着,她也害怕黑暗的地方。

问她害怕什么,她也答不上来,或许是觉得会有鬼躲在黑暗里面,对她虎视眈眈;又或许是觉得自己独自一个人在黑暗的时候,像是被抛弃了一样。
 
  

 
时间扯回到现在。

小姑娘早就工作了,自己在外边租了个房子住,带电梯的那种,公寓配置极好。

她平时一个人朝九晚五,规律极其作息,偶尔有点不良嗜好那就是喜欢熬夜。

这个房子本来是她一个人住,可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让小姑娘觉得不太对劲儿。

平日里在房间里行走时总感觉有人跟着她,一回头却是空空如也;晚上关了灯躺进被窝里闭了眼后总感觉有东西飘来飘去,睁眼开灯以后也是什么也没有;吃饭时总感觉有人在看着她,扫视四周后也是并无大事发生。

小姑娘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儿,她并不是无神论者,也不迷信,这次可疑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小姑娘胆子小,听说猫啊狗啊可以看到人类看不见的一些东西,她托人买了条萨摩耶,又不放心,再买了只毛色雪白的猫来,萨摩耶起名叫“雪球”,那只猫则是“汤圆”。

自从家里多了两个宠物以后小姑娘便感觉心里踏实了些,平日里无聊时也可以逗逗这两只来打发时光。
 
 
某日晚上小姑娘洗漱完以后,从厕所走出来坐在沙发上,敷了一张面膜,顺手按开了电视。汤圆顺势跳上沙发,来到小姑娘腿上盘起来。

看了会儿电视小姑娘才想起什么不对:平日里躺在她脚底下充当冬天里的暖脚炉的雪球此时并不在老位置乖乖躺好。小姑娘叫唤了几声也不见雪球颠颠儿地跑过来,兴许是白天下楼溜它时撒欢撒大发了,现在找了个地方睡着了。小姑娘没有多想,继续窝回沙发看电视。

似乎只是在一瞬之间,整间屋子都黑了下来。啊,原来是停电了。小姑娘不以为然的看了眼窗外,却意外的发现整栋楼似乎只有自己这一家是黑着的。那或许是电路老化导致的跳闸?小姑娘打着手电筒摸索到阀门那边,举着手电筒照了好半天,仍没有发现半点异常。

那,这到底是怎么了?

此时雪球不知从哪个房间跑来,冲着客厅的沙发那个位置大声吠叫。原本在沙发上安然窝着的汤圆这个时候也跳下了沙发,回头冲着沙发不断地叫着。

听说猫啊狗啊之类的能看见人类看不见的一些东西。

 
小姑娘想起了这句话,慌慌张张打着手电筒冲着沙发那边乱晃,紧张地高声喊着:“你谁啊?我管你妖魔鬼怪还是其他的一些什么,首先我这个人平日里是个正直老实的人从来没干过一些什么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第二,都说冤有头债有主,你既然便成了鬼那一定是有原因的,我刚搬来这里不久,对这里也不熟,住的这个地方又不是凶房,你若是老死或病死的话,那就赶紧去投胎吧,说不定还能投个好人家;第三,……”

这第三条,小姑娘还没说完,就有一道身影慢慢的出现在手电筒的光芒之下。小姑娘吓得惊叫一声,手电筒直接丢了出去。

与此同时,满屋子的灯光又回来了。
 
  
小姑娘平复了一下情绪,紧紧抱住怀里的雪球和汤圆,紧张又谨慎地盯住对面那道凭空出现在沙发背后的鬼影。

“你,你是谁啊?怎么,怎么出现在我家?”小姑娘颤着声问道。

对面那道鬼影似乎也很害怕人类,紧紧地扒住沙发——尽管它的手穿过了沙发。它小声的嗫嚅道:“我,我不会害你的……你放心吧……”

小姑娘看着个鬼的样子,倒不如之前那么害怕了。
 
 
“所以说,你是来帮助人类,以此可以早点回奈何桥交差的吗?”

对面的鬼怯生生道:“是的……如今地府的规矩又新加了一条,说是鬼在死后要帮助好的人类,帮助他们避开一些可怕的事情,比如说一场意外车祸之类的。只有满了七七四十九天方可回去,若是死后不愿意的话也只能进入畜生道,下辈子变成禽兽。”

“鬼现在还会害人命吗?”

对面的鬼依旧是怯生生的样子:“这样的鬼和上面不愿意帮助好人的鬼一样,也是要被打入畜生道。”

“不会伤人那就好。”小姑娘嘴里念叨着,姿势又从刚才端端正正的模样便成了跷着腿极没有形象的姿势。刚刚敷上去的那张面膜在混乱之中掉在了地上,小姑娘忍着痛又重新拿出来一张敷在脸上。“所以说,前些天我感觉像是有人在看着我,那都是你咯?”

“嗯……是我……”鬼低垂着脑袋,声音小小的。“我要在七七四十九天里,时时刻刻都保护着你的安全,但是可能让你误会了……”

“没事儿没事儿,”小姑娘笑眯眯的,“感谢我还来不及呢,误会的确是有,但现在不是解开了嘛。”她拍拍手:“那接下来的这段日子,就麻烦你好好保护我了哟。”

鬼却有些不好意思,声音比之前更小了,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嗯。”
 
  
 
 
—end—

 
 

是的你们没看错。这就结束了。(……)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