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嗜甜成疾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绑画@土里

【中华组】风-01

Attention:
1.此文是送给绫依er @红枫林里的树叶 的生贺,真的很抱歉我昨天手机坏了没法码文也没法及时发【爆哭】
2.中华组为亲情向,无cp向。请不要在此文下面提港耀 ,澳耀,耀湾之类的话!!!【划重点】如果您提了的话抱歉,直接拉黑
3.后面会出现其他人,包括城拟省拟之类的
4.然后就不剧透啦,希望绫依er能喜欢这个迟到的生日礼物,祝绫依er生日快乐哇qwqqqqqq
  
   
   
   
   
   
   
    
王湾忘记之前是在哪里看到的这句话。

一本杂志上?一本书上?还是在电脑上?

具体的时间已经记不清了,当时的场景也忘了。

似乎是过了好几年了。可她仍旧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句话。

——“风会带走我们的思念。”
 
 

 
  
每天清晨的王家总是显现出一副不合时宜的热闹。

王耀的生物钟这么多年依旧是没有调整过来,仍需借助闹钟的帮助。他通常会在闹钟响起来的第三个音节时从被窝中伸出手,准确无比的将闹钟关掉。随后王耀迷迷瞪瞪的起身穿鞋,从床头柜那里摸了根皮筋将乱糟糟的头发随手扎几下,再去厕所洗漱。

一般洗过脸以后就会清醒了许多。王耀拿着毛巾将脸上的水珠擦掉,边走去厨房边朝濠镜的房间里大喊:濠镜,起来啦——!

王濠镜其实早就醒了,只不过不想那么早起,或许再从另一个方面说,他更喜欢大哥喊他起来。这时候王濠镜就不会赖在床上,他利落的起身,走去厕所。当他洗漱完从厕所走到餐厅时,正好能看见挂在墙上的钟表和在厨房里忙碌的王耀。

五点二十。王濠镜抽了抽鼻子,从厨房那里传来了荷花的香味。荷花粥?他惊异的问着王耀。大哥你今天做了荷花粥吗?

是啊。王耀忙着往碗里盛粥,头也不回的回答。昨晚楼下阿婆告诉我一个熬荷花粥的好法子,我就试了试。

你不是早上还要赶时间吗?

王耀将盛满了粥的四个碗整整齐齐摆在厨房的桌子上,昨晚吃剩的一些菜他又热了热,随后从一旁的架子上抽取了四双筷子还有勺子。是没有多少时间,所以我昨晚就将米洗好了放进锅里定上时。他转身,冲着王濠镜叫到。进来,帮你哥把饭拿出去。

王嘉龙和王湾这时候也差不多醒了。王嘉龙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王湾门前,拍了拍她的门道,王湾快起来,我先去厕所了。

行,那你快点用,我等会儿还要去梳梳头发。王湾迷迷糊糊的搂紧了怀里抱着的白色泰迪熊,将脸埋在它的毛中。

小时候王湾怕黑,她总是觉得睡着以后会有电影里的那种怪物蹦出来吃掉她,而漫长到似乎没有尽头的黑夜就是怪物最好的遮蔽所。所以每一个晚上,她总是缠着王耀陪她睡觉。

可有时候王耀晚上去朋友家过夜,王湾不能跟去,就只能躺在床上,在担惊受怕中捱过这难熬的一夜。于是王耀开始积攒零花钱,在王湾生日的时候用攒下来的零花钱给她买了只很大很大的白色泰迪熊。

那时候王湾大概才四五岁左右,长的瘦瘦小小的,怀里抱着的那只泰迪熊比她还要高出一大块儿来。王湾将它放在枕头旁边,让这只泰迪熊守护着自己,如同王耀守护着她一样。巨大的泰迪熊真的像一个骑士一样,微笑着看着前方,像是在时时刻刻注意着怪物一样。每当噩梦惊醒时,王湾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东西就是这只泰迪熊,她抱住它,将因为做噩梦而惊出冷汗的脸庞埋在绒毛里。
 
 

 
 
王耀坐在餐桌前,夹了一筷子芹菜,深棕色的菜汁滴落在了碗里,很快在浅色的粥中弥散开来,油点漂浮在上面。他嚼着芹菜,看着王湾边打哈欠边从厕所中走出来,睡眼惺忪的拉开了椅子坐下。

你昨晚又熬夜玩手机了?王嘉龙拿勺子舀着碗里的粥,吹散了上面冒着的热气。

没有。王湾将手腕上的皮筋绑在脑后。昨晚快要睡着的时候同学突然来了个电话,让我把数学作业拍下来发给她。

王耀挑挑眉,对此毫不意外。你就应该当做没听见,继续睡觉,她肯定会找别人问作业去。

王湾苦着脸。我本来是想不接电话的,可是谁让我手机感应太灵敏了,一不小心划过去就正好按了通话键。

你活该,谁让你当初非要买那个手机的。王嘉龙吐吐舌头。

王湾举起筷子照着王嘉龙的脑袋瓜子上打去。敢和你湾姐那么说话?小子是不是嫌命长了?

王嘉龙摸了摸被打的地方,突然想起来什么不对的地方。喂,王湾,你搞清楚点,咱俩之间到底是谁大啊?还有你敢打你哥哥?

王湾早已端着碗跑到王耀身后,翻着白眼得意洋洋的冲王嘉龙吐舌头。我不就晚比你出生几分钟么,差不多大啦。

王耀没空理这些,举起碗将剩余的粥全喝完以后喝了口水冲冲嘴,拎起一旁的书包来到玄关处开始穿鞋。濠镜我先走了,你等会儿吃完饭也早点出发。我刚刚看天气预报,今天有风,你们都记得多穿点。

好。王濠镜冲他一笑。大哥你赶紧走吧,不然等会儿估摸着就要堵车了,还有——

他顿了顿。

注意路上安全。

 
 
 
 
  

【我也是个会写沙雕玩意儿的狐狸
改梗】
  
    
  
   
本田菊和王嘉龙又吵架了。

原因很简单,两个半大的少年总会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吵起来,而且一吵就不可开交。

王耀端着壶茶水从门前淡然走过。哎,小孩子嘛,多吵吵还能增进感情。

随后他便听到王嘉龙的声音从门里传来:“我哥敢一个人去外地!!!!”

啊,这是在拿我比较了吗。王老板的心里有点小激动,他在门外站定,想听这两个人会怎么说。

随后是本田菊的吼声:“我哥敢吃屎!!!!”

紧接着是王嘉龙愈发撕心裂肺的吼声:“我哥也敢!!!!!”

王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