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狐

嗜甜成疾
“独自一人,守护历代星辰。”

#绑画@土里

【米诞】
Attention: *是与倒影er @无色染料 的合作!时隔多月再一次合作感觉依旧超棒的hhh然后我激情吹爆她!!!她是神仙!!!爆哭!!! *米耀注意!!!米耀注意!!!米耀注意!!!
文:默狐
画:染料 @无色染料 

  
  
   
  
   
   
阿尔弗雷德实在是找不出任何理由来拒绝面前这个笑的灿烂的黑发年轻人。
  
   
他走进了更衣室,换下了穿在身上一整天的工作服。汗液早已经浸湿了他背后的衣服,闷热而又狭小的更衣室里又令人呼吸困难。阿尔弗雷德将换下来的衣服叠整齐,拿上了自己的东西推开门走出去。
从狭窄的走廊挤出去,阿尔弗雷德将手中的工作服递到前台,站在后面的那位年轻的小姐用头和肩膀夹着电话,满口“宝贝儿”“我亲爱的”,手上的动作也不停。她抹着大红色的指甲油,一边在指甲上涂抹,一边举起手来迎着光看看怎么样,时不时的还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发出了很嗲的娇笑声。过了好久,她似乎是才注意到一旁的阿尔弗雷德,不耐烦的对他使了个眼色,阿尔弗雷德才讪讪地走上前,将员工服放在的篮筐里。
他深呼吸了几口,尝试着张开嘴。加油,没有那么困难的。他慢慢的,慢慢的,将嘴巴张开,使那些支离破碎的词语重新组合在一起:“那,那个……”阿尔弗雷德的嘴巴张了又张,最终下定了决心似的,低下头不敢去直视那个女孩奇怪的目光。“那个——辛苦了。” 声音细如蚊呐,但是终于说出口。
而女孩并未过多理会他,只是用着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他走出去,而后低下头,继续涂着她的指甲油,用略带怜悯与讽刺的口吻,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没什么——刚刚好像遇见了一个神经病。”
  
    
阿尔弗雷德推开图书馆的大门,将所有的寒风抵御在门外。他轻车熟路的往二楼走去,而苏格曼夫人早已在那里等着他。
她站在书架的前面,捧着一本书阅读着。阿尔弗雷德放轻了脚步,悄声靠近她。“哦,我的小宝贝,你来了。”苏格曼夫人将书合起来,放回了书架上,温和的对着阿尔弗雷德笑着。“抱歉……我,我今天有点事,所以,所以来的有点儿晚……”阿尔弗雷德结结巴巴的解释着,当他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脸早已憋的通红,额头上布满了汗珠。 “没关系,反正我可以再多看会儿书,忘记等会儿回家时还要干的一大堆家务。”苏格曼夫人吐吐舌头,“而且,我必须要快点洗完盘子,然后再去接我那三个孩子回家,给他们做完饭。天哪,七八岁的男孩子真的是恶魔,而且我家里的还是三个恶魔。”她故意做出了一副很夸张的表情,然后压低了声音。“好了,那我就先回去了,祝你接下来能有个好的心情,我的小宝贝。”阿尔弗雷德看着苏格曼夫人笑着向自己道别,然后匆匆忙忙的走出了图书馆。 他眨眨眼,将眼底的酸涩感眨掉,转过身继续整理着书架。
 
  
有人在往这边走过来,有可能是来还书的。阿尔弗雷德的眼神继续停留在捧着的书本上面,却绷紧了神经,手指久久的停留在一页书上面不曾翻过,高度警惕着来者。脚步在慢慢走近,然后在他身边停住。阿尔弗雷德紧张到快要忘记呼吸,他用眼神余光瞟着来者,是一个淡橙色的身影。在他身边停留了一会儿以后,阿尔弗雷德听见了一个温和的男声响起:“下午安,先生,您能帮我把这本书放回去吗?书架有点高,我够不太到。”
原来是找自己求助的。阿尔弗雷德在心底呼出了一口气,将手中捧着的书本放在一旁。他把书放回去,位置的确在很高的地方,自己也需要踮起脚才能够到。
他放好书以后,捧起刚刚阅读着的那本书准备继续看下去,可是那个年轻人却迟迟没有离去。 “先生,请问您还需要什么帮助吗?”阿尔弗雷德微微叹气,强迫着自己直视眼前的年轻人。“您知道百年孤独这本书放在哪里吗?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它。”年轻人的嘴角含着一抹温和的笑容,琥珀色的眼眸里也是温和的笑意。他看着阿尔弗雷德,几缕发丝从脸旁垂了下来。 “我,我这就,帮你去找……”这位来自东亚的年轻人的确长得很好看,五官虽然不立体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可是阿尔弗雷德却匆匆移开了视线,几近是落荒而逃。
不久以后,他从一排排的书架后面走回来,回到了刚刚那个位置,把手中拿着的书递给了耐心等候在原地的年轻人。“谢谢您。”年轻人礼貌的道谢,淡橙色的卫衣太过于宽大,使得他的身影愈发显得娇小。 阿尔弗雷德慌慌张张的说着没关系,向后倒退了几步,却又不小心将堆放在地上还未来得及收拾起来的一摞书本撞到,发出了不小的声响,引来了好几个在一旁阅读的人不满的眼神。阿尔弗雷德慌忙道歉,蹲下身子将那些书一本本的摞好。在收拾书本的时候,那个淡橙色的身影再次映入视野。他也跟着蹲下身子,将地上的书拿起来,拍去了上面的灰尘,小心翼翼地放在了阿尔弗雷德摞好的那些书上面。 “那,那个,您其实可以不用帮我的……”阿尔弗雷德涨红了脸,在对方逐渐加深的笑容里越发不知所措,声音也跟着变小,小到他自己也快听不清楚。
“那个,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想说的是,是,非常感谢您……” 似乎怎么样都解释不清楚了。
阿尔弗雷德泄气的垂着脑袋,等待着面前的年轻人像其他人一样,狠狠的骂自己不会说话,或者其他的话,然后离开。 可是这次他想错了。 年轻人伸出手,摸了摸阿尔弗雷德的脑袋,脸上的笑容不急不缓:“你下班以后有时间吗?” “……嗯?”阿尔弗雷德抬起脑袋,诧异的看着面前的人。 “我的意思是,”年轻人依旧是带着温和的笑,“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你吃一顿饭。”
  
  
正如本文开头所说的一样,阿尔弗雷德实在是找不出任何理由开拒绝面前这个笑的灿烂的黑发年轻人的邀请。或许也是他张不开嘴的缘故,任由年轻人带着他去了一家餐厅吃完饭,然后他了解到面前的年轻人是名字是王耀,来到美国留学,在图书馆附近的一所大学里读书。
 
  
“我经常来这家餐厅吃饭,这算是学校附近为数不多的一家中餐没那么难吃的餐厅。”王耀侃侃而谈,“它家的麻婆豆腐和西红柿炒鸡蛋还不错,我推荐你尝尝。”阿尔弗雷德略显拘谨的坐在那里,脸上的表情有点尴尬,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王耀倒是没有在意这些,继续笑着往下说。阿尔弗雷德便趁着这时候认认真真看着王耀的样子。是很典型的亚洲人的长相,可是却又似乎与其他人有点不同。
阿尔弗雷德出神的想着,直到王耀轻声提醒了他好几次才眨眨眼清醒过来,继续听着他往下说去。
  
   
事情的转机是出现在他们认识半年后的一个下午。
阿尔弗雷德已经习惯了跟在王耀身边,听他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自己懂或者不懂的话。他在很久以前就发现了,无论自己接不接他的话,王耀总能自顾自的说下去,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说给阿尔弗雷德听。 可是那个下午王耀却消失了。
阿尔弗雷德来来回回的在他们去的次数最多的地方寻找了好几遍,都没有看见王耀的身影。他询问苏格曼夫人,得到的回答也是不知道。
傍晚六点钟左右,阿尔弗雷德将王耀可能会去的地方全部找了个遍,可依旧没有任何消息。他泄气的坐在图书馆的椅子上,汗珠将金发黏住,贴在了额上。快到闭馆的时间了,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准备回家。就在这时,原本灯火通明的图书馆在霎那间,刷的一下变黑了。阿尔弗雷德茫然的在黑暗里睁大了双眼,好久才模模糊糊的分辨出周围的东西。
这,这是怎么……?
他摸索着,想要把墙上的灯按开。在开关按下去的一瞬间,图书馆恢复了原来的光明,而他的眼前却出现了一个人,淡橙色的卫衣,琥珀色的眸子,还有温和的笑容。
阿尔弗雷德诧异的看着这个消失了大半天的人,而王耀抢先他一步,将背在身后的双手拿出来。手里面放着一个花环,无数朵淡粉色的不知名的花与叶子交织在一起,缠绕在一条细细的藤条上。王耀灿烂的笑着,将花环戴在了阿尔弗雷德的脑袋上,随后抱住他。
温暖的感觉在一瞬间传来,阿尔弗雷德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这个拥抱,只是愣愣的立在那儿,任由王耀抱住自己。他的心在一瞬间如同被浪花卷进了海里,随着一波波的浪潮而上下起伏着。
温和的男声传来,带着些笑意,还有欢喜:“生日快乐,我的男孩。”
阿尔弗雷德迟疑的伸出手,然后慢慢的慢慢的,指尖试探性的覆盖在王耀的后背上,搂住了他。
阿尔弗雷德的心也重新平静下来,他将脑袋埋在了王耀的脖颈间,声音小小的,但是却不再犹豫:“谢谢你,王耀。”
所有正在担心的事情都有了好结果。阿尔弗雷德微微眯起眼睛,湛蓝的眼眸里藏着一片星空,和一道淡橙色的身影。
 
  
   
 
—end—